顶点小说 > 大宋最狠暴君 > 第8章 破城的机会?
    尊孟氏为太后,能压得住赵吉祥,但是却压不住城外的金兵,就算当朝诸公们朝跪到夜,夜跪到明,也压不住城外的金兵。

    想要解决掉城外的金兵,最终还是得真刀真枪的做过一场才行。

    当然,赵桓从来都不觉得大宋的军队能够正面硬刚金兵,这跟涨他人志风,灭自己威风无关,而是跟大宋军队的真实战斗力有关。

    从赵二骑着毛驴跑路开始,赵桓就再也不相信大宋军队的战斗力了。

    赵匡义当初带了二十万马仔去砸大辽的场子,辽景宗耶律贤连降书都准备好了,而且在降书里自称为刘贤。

    但是人家赵匡义就是有打败仗的本事。

    先是被耶律休哥断了粮道,接着又被人突破侧翼,再然后赵二赵匡义也身中两箭,全军溃败之下只能自己骑驴跑路。

    正所谓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越想越亏,险些被人生擒活捉,心里怎么想怎么不得劲的赵二干脆在七年之后又派三路大军二十万北伐,其中的主力就是北宋开国头号名将曹彬。

    然后耶律休哥故技重施,除了曹彬带着少量马仔跑路之外,剩下的全军覆没。

    连开国时期的军队都这水平,让赵桓指望着靖康年间的军队去跟金兵刚正面,还真不如把郭京那个神棍先找出来,然后让他请神仙下凡更靠谱一些。

    当然,没办法指望宋军跟金兵刚正面是一回事儿,赵桓有把握能靠这些废物干赢姓完的是另一回事儿——

    真刀真枪的拼杀是一种方式,不断的袭扰也是一种方法,人民币玩家靠着装备优秀欺负人同样也是被允许的。

    当初炎黄老祖宗在黄河流域开创了中原农耕堂口,传到三代之时,周围可是有东夷、西戎、南蛮、北狄等几大堂口的。

    为了解决掉这些堂口,中原农耕堂口从商至周就一直在跟周边的其他堂口不断作战,并且用刻上了德字的板砖对他们进行感化教育,所以他们才会把土地送给中原堂口。

    而在这个过程中,除了刀剑和拳头,以及某个姓孙的开启了兵者诡道也的玩法之外,武器装备的技术发展也是老祖宗们很重要的倚仗。

    从石器到青铜器再到铁器,从靠着双腿和屁股骑马到马蹬马鞍的出现,无一不说明了技术发展的重要性。

    深刻明白这个道理的中原堂口,尽管在罢黜百家之后就摆出一副视技术为奇技淫巧的嘴脸,然而直到崇祯皇帝挂到树上的那天为止,中原堂口都没有停止过对技术的研究,也从来不会因为放不下身段就拒绝学习。

    简单点儿说就是,我觉得技术这东西不好,你们都别研究,我自己偷偷摸摸的研究就行了——等我研究完了我就去砸你家场子。

    直到甲申国难,福州陆沉。

    那位长得并不帅,最起码没有和中堂帅气,被包衣奴才们美化成铁齿铜牙,一心为民,实际上墓里却有七具女性尸骨陪葬,以肉为饭,日御数女的纪昀纪晓岚,此人曾在十全老狗钱聋的授意下主持编修过一本书。

    为了编修这本十全老狗的骄傲,也就是号称收录天下之书实际上却毁书无数的《四库全书》,十全老狗还曾为此而掀起50多起文字狱,牵连致死人数过万。

    谁也不知道建奴和他的包衣奴才们究竟毁了多少好东西。

    比如《奇器图说》。

    这本成书在天启七年的书,在《钦定四库全书·子部》之中也有收录,然而标题却被涂成黑色,原本应有几十卷,最终却被毁得只剩三卷,就这还被建奴严禁流传于世。

    如果不是亲眼看过这本书,又有谁会知道这里面到底有多少好东西?

    光是按照杠杆原理而弄出来的起重器械就有十几种,齿轮也已经在这本书里出现,蒸汽机的原型也已经出现,“新制诸器图说”已经出现虹吸、自行磨、自行车、代耕、连弩等。

    万幸的是,上上辈子学习过初中物理,上辈子当了皇帝的赵桓看过这本书,对于里面的许多东西都记得很清理。

    还有那本包罗万象的《永乐大典》。

    也正是因为如此,赵桓才能在一众军器监和广备攻城作的大匠面前指手画脚——

    宗泽为什么牛逼?

    因为宗泽曾经打造了两千辆大楯车,并且成功的倚之怼了完颜宗瀚一波,一路打到石家庄之后才因为大雪而停下了脚步。

    现在自己手里有宗泽献上来的图纸,再加上自己所知道的那些物理知识,改进后不可能比原版弱,只会比原版更强的大楯车肯定能车翻城外的完颜宗望。

    等车翻了完颜宗望和完颜宗瀚兄弟,再加上自己准备好的手段,想要握住大宋的军心并不是什么难事儿。

    有了军心,谁还在乎朝堂上的文官们怎么想?敢扯后腿的直接宰了换一个就是,大不了就换一批,大宋难道还缺了想当官的?宋江才死了多少年啊!

    至于现在,先闭门造车,同时让种师道在城外找完颜宗望的麻烦,等造好了第一辆车就赶工批量生产,所谓的死局自然也就迎刃而解了。

    如果不是时间太紧,只能可着这些简单的东西来搞,赵桓都敢指挥着军器临的那些人造燧发枪!

    至于最能扯后腿的天字号猪队友赵吉祥……

    算了,不提那个怂货了,只要车翻了姓完的,再把他老人家往龙德宫里一关,估计他连自称为朕的胆子都没有。

    ……

    随着针对汴京通津门、景阳门的进攻又一次受挫,死伤千余之众后,完颜宗望的心情和脸色就跟外面飞沙走石的天气一样恶劣。

    如果死的是签军,别说只是伤亡千余,就算是死再多也无所谓,完颜宗望甚至不会感到一丝一毫的心疼。

    毕竟签军里面尽都是些土匪流氓之类的玩意儿,还有很多投诚过来的宋人,死了也就死了。

    关键在于,战死的这一千多人,基本上都是自己带来砸赵家场子的正军,属于死一个就少一个的那种。

    更让完颜宗望不爽的是,勉强算是狗头军师兼带路党的双花红棍郭药师挂了,萧三宝奴、耶律忠、王汭来三人被倒吊在汴京的城头上,就现在这天气,多半也凉透了。

    就连原本计划要围困汴京,替完颜宗瀚创造条件拿下太原的设想,现在看来也多半是废了。

    如果不是正军之中的七千铁浮屠因为到现在都没有动用从而没有伤亡,只怕完颜宗望的心都要碎了。

    这很不大宋——说好的又怂又送呢?

    原本计划的好好的,被姓赵的小皇帝这么一搞,现在的局面顿时就变得恶心起来。

    不退兵,就意味着自己不仅要继续围困一个明显攻不下来的汴京,还要时刻注意着黄河的动向,同时还得提防着种师道所部的袭扰——

    没日没夜的袭扰,从不正面交战,虚晃一枪就跑,大军现在连休息都休息不好,再这么折腾下去,很可能自己拿不下汴京不说,反倒还有折在汴京城下的危险。

    可是退兵的话,可就不仅仅是现在的一切都化为流水那么简单了。

    这次围攻汴京的机会,得算是勃极烈黏没喝(完颜宗瀚)赏给自己的,一旦不能达成最初的预期,那完颜晟能饶得了自己?

    就像斡本(完颜宗干),当初被当成储君培养,在黄龙府也是苦心经营十几年,最后不也是说没就没了……

    大概就像威廉·莎士比亚曾经说过的那样儿:退兵,还是不退兵,这他妈是个问题。

    唯一的好消息,大概就是这几天没看见赵宋的小皇帝出现在城头上。

    大概是被抛上城头的那些腐尸给传染上了疫病,病死了吧?

    “殿下!”

    因为没有跟着郭药师等人入城议和而侥幸逃过一劫的吴孝民一进大帐,就急匆匆的向完颜宗望汇报了一个好消息:“大喜啊殿下,东水门河岸上有数万宋人逃命!”

    “当真?”

    完颜宗望顿时激动的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也顾不得被撞翻的桌子还有桌子上那些精美的瓷器酒具,刚刚还阴沉如水的脸色更是如同抹了大宝一般红润:“数万?其中可有老幼?”

    “有!”

    同样激动万分的吴孝民躬身拜道:“小人为防着宋人使诈,已经特意遣人探过,其中多是老弱妇孺,虽说也有青壮,但是怎么瞧都不像是行伍中人,断不可能是宋人之计!”

    完颜宗望顿时大喜过望,一边匆匆忙忙的向着帐外走去,一边高声喝道:“传我将令,擂鼓点兵!”

    不容易啊!

    攻宣泽门失败,接着又在通津门、景阳门下失败,再加上被宋朝那个狗皇帝阴死的郭药师等人,这前前后后都损失多少了!

    更关键的是,东水门河岸上那数万宋人如果都是老弱,很有可能成为自己叩开汴京城门的关键——

    驱民攻城而已,汉人的书里写得多了,自己照着学也就是了。

    身为识汉字,读汉书,对中原文化了解极深的大金国二太子,完颜宗望有把握能依靠驱使百姓攻城这一招来解决掉城中的小皇帝,最不济也能让他失去所谓的民心大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