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宋最狠暴君 > 第10章 钦宗版弹药量
    火药这玩意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已经无从可考,往早了可以追溯到东晋甚至西汉年间,晚了也能追溯到隋唐时期。

    但是把这玩意儿用于战争,最早则是见载于北宋路振《九国志·吴臣·郑璠传》:唐昭宗天佑元年,杨行密围攻豫章,“璠以所部发机飞火,烧龙沙门,率壮士突火先登入城,焦灼被体。”

    北宋官修《武经总要》对这种武器做了具体说明:“放火药箭,则加桦皮羽,以火药五两贯镞后,燔而发之。”

    然而这些东西在赵桓看来,基本上就是个绑在箭上的窜天猴,还是不会爆炸的那种,属于真正的靠哧人一脸来解决敌人。

    但是当赵桓调整了火药的具体配比,又给这玩意儿加上被划了一道道深沟的铁皮壳子之后,这东西的性质就变成了最原始的手榴弹。

    从小长这么大,算得上见多识广的完颜宗望见识过火药,也见识过宋人所谓的暴雨梨花枪,但是偏偏就没有见过这东西,手下带着的马仔们以前也没有被这玩意儿给炸过。

    现在就被炸了。

    八牛弩的官方正式名称为三弓床弩,箭矢以坚硬的木头为箭杆,以铁片为翎,世称“一枪三剑箭”,床弩也可发射“踏橛箭”,箭支有如标枪,近距离发射可以直接钉入到城墙里面,齐射的时候,成排成行的踏橛箭牢牢地钉入城墙,攻城兵士可以藉此攀缘而上。

    也就是说,这种射程足有一千五百多米的东西不仅可以用来守城的,同时也能用来攻城,哪怕汴京的城头上只配备了几百张八牛弩,但是几百张八牛弩齐射的场面也足以称得上一声壮观了。

    尤其是赵桓还在八牛弩上面绑了手手榴弹这种大杀器。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刺鼻的硝烟,还有致命的弹壳爆炸碎片,使得刚刚向汴京城下推进了不远的金兵遭受到了极重的损失,阵型也开始变得慌乱起来。

    赵桓的脸色变得好看了一些,城下完颜宗望的脸色却像是被十八个如花临幸了一般难看。

    火药这东西不稀奇,大金国也有这东西,但是像这种会爆炸,爆炸之后还能碎片乱飞伤人的好东西,大金国却没有。

    更可怕的是,这东西产生的影响对于眼下的战局来说,几乎是致命的——

    被直接炸死的人并不多,被破片所伤的人也并不是很多,但是被自家受惊的战马踩踏而死的人数,可就相当多了!

    跟在完颜宗望身边的吴孝民也被吓得脸色惨白,打量打量如同修罗场一般的战场,又打量打量脸色阴沉似水的完颜宗望,吴孝民最终还是扯了扯完颜宗望的袖子,低声道:“殿下,退兵吧?”

    完颜宗望却咬了咬牙,低声呵斥道:“如何退兵?此时局面胶着,若是宋人出城浪战,却又该如何是好?再敢胡言,定斩不饶!”

    想了想,完颜宗望干脆又扭头对传令兵吩咐道:“告诉儿郎们,这种东西制造不易,想来宋人手里也没有多少,否则早就用在我等身上了。

    传令下去,让签军顶在前面,只要撑过去这一劫,就到了破城的时候了,到时候城中的金银珠宝和女子都是大家的,本太子分文不取!”

    然后赵桓用事实向完颜宗望说明了什么叫做大炸逼属性。

    完颜宗望想的挺美,如果没有赵桓这个穿越者的话,大宋手里就算有掌心雷和霹雳炮之类的原始火器,汴京城里的数量也不会太多。

    然而问题的关键在于,尽管赵桓穿越的时间确实不长,尽管还有一大群的猪队友们在用实力诠释什么叫做带都带不赢,但是开局再难的赵桓那也是大宋的官家,一旦赵桓认真起来,整个汴京或者说整个大宋所拥有的战争潜力,根本就是完颜宗望想破脑袋也想不到的。

    最起码,相对于号称女真不满万的大金国来说,大宋的汴梁城里就算没有千万人口,也能随随便便找出来几十万人,而这几十万人里面,很大一部分都是识字或者有一技之长的,尤其是那些准备应试科举的学子,还有那些杂七杂八的社团成员,让这些人去军器监帮忙制造火药,效率简直高到吓人。

    完颜宗望以为赵桓手里的掌心雷只够支撑几轮或者几十轮的齐射,但是城头上的赵桓可以明摆着告诉完颜宗望,自己手里的掌心雷虽然不多,但是足够让姓完的马仔们每人享受一颗。

    后世有人说兔子的大炸逼属性是在上甘岭被贼鹰炸出来的,然而实际上,从秦汉时期的箭雨覆盖,再到大明没败家之前的火炮洗地步兵收尸,这种大炸逼属性早就已经深植在兔子的骨头里了,被贼鹰炸过之后只不过是觉醒了祖先遗传下来的基因而已。

    反正对于赵桓来说,范弗里特弹药量到底是个什么玩意不清楚,但是能够针对对方的士兵人数再*10的手雷数量,就是大宋版的钦宗当量。

    内外节用谓之钦,欿然如不足谓之钦,威仪悉备谓之钦。

    把原本的岁币什么的都省下来造火器就是内外节用,造了火器之后还嫌少就是欿然如不足,然后再用火器去砸人家场子,砸完了之后不就威仪悉备了?完全没毛病!

    所以在整个军器临和广备攻城作、少府以及汴京城内或主动或被动征用的那些作坊全力开工之后,赵桓完全可以靠手榴弹这种好东西来跟完颜宗望好好讨论到底谁才是爸爸。

    现在唯一让赵桓暗自不爽的,就是自己当初太高估了大宋的这些猪队友们,以至于没有第一时间弄出地雷这种好东西——

    哪怕是把引线无限延伸版的手雷当成地雷呢,反正姓完的和他带的那些马仔们又没见识过,只要把这玩意儿埋在汴京城下,等他们来的时候就直接点火……

    即便如此,现在的局面也已经够完颜宗望蛋疼的了。

    伤亡在进一步的加重。

    源源不断的爆炸声使得整个金兵的军阵越发混乱,被俘的百姓和本身就被完颜宗望当成炮灰,也根本不存在什么纪律的签军很快就将正军冲击得一塌糊涂,就连往日里所向披糜的铁浮屠也开始出现了混乱。

    完颜宗望侧脸望了望脸色煞白的吴孝民,心中开始暗恨吴孝民这个沙雕为什么还不劝自己退兵——

    宋朝百姓和一部分签军离着汴京的城下越来越近,而跟在后面的正军和铁浮屠却离着汴京城下还有一大段距离,两者之间已经被城头上的火器炸出来一条明显的分界线。

    很明显,无论是正军还是铁浮屠,根本就顶不住这种新出来的火器,该受伤的还是会受伤,该死的一样会死,尤其是受了惊的战马,更是不管不顾的狂奔乱踏,整个被派上去进攻的队伍已经出现了明显的混乱。

    更要命的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做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就像茹莼先生说过的那样儿,屋漏偏逢连阴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就在完颜宗望已经开始迟疑着是否要退兵的时候,留守在牟驼岗那里的士卒又派人过来告诉了完颜宗望一个更加蛋疼的消息——种师道所部跟疯了一样玩命进攻牟驼岗,现在守军已经快要顶不住了!

    城下损失惨重,原本预计好的所有作战计划全部因为新出现的手榴弹被打乱,此时此刻哪怕是宋兵敢出城作战,只怕自己手下的大军也无力应对,而一旦失去了牟驼岗的粮草,自己就会马上面临着缺粮的境地。

    没有了粮草,两万正军还好说一些,但是那五万本身就是杂牌的签军还有那些民夫可就不太好说了。

    尤其是签军的组成本身就很复杂,里面有许多都是弱宋的一些强梁百姓,因为看到了好处才跟着自己趁火打劫,若是没有了好处……

    这些人很可能就是最先跳反的。

    无可奈何之下,完颜宗望也只得咬了咬牙,吩咐道:“退兵!回师牟驼岗!”

    ……

    略显沉闷的号角声响彻战场,城头上的赵桓和他手下的那些马仔们自然也听得一清二楚。

    当初力劝赵桓要死守汴京的李纲此时更显激动,一连串的恭维之后,又接着躬身拜道:“官家龙威盖世,金贼宵小胆气已丧,臣请带兵出战!”

    请战的不光是一个李纲,城头上的守将们都热切的望向了赵桓,躬身拜道:“臣等请率兵出城杀贼!”

    但是赵桓却信不过这些猪队友——

    没错,包括李纲在内,整个汴京城头上外加整个朝堂上的所有人,都被赵桓当成了猪队友。

    请战心切是好事儿,完颜宗望所部伤亡惨重,不得已而退兵也是事实,但是人家退兵的时候队伍又慢慢变得整齐,开路的垫后的队伍都布置的有条不紊,指望着城头上的守军去追击完颜宗望?

    别傻了,到时候追击不成,送人头才是真的!

    但是赵桓也不想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现在出去干姓完的一梭子,风险固然不小,但是收益肯定也不小!

    PS:感谢林璐殷的万赏,感谢謨黙、老司机o带带wo、过往I岁月、飞一样的蜗牛、飘过的酱油君、我不是陈美嘉的千赏,感谢互拥、萨卡一世、宋慈5165651155、闲散人2006、LING囍、小花胡子、名字什么的随风去吧、Cnm不让带字符、为你到心碎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