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宋最狠暴君 > 第14章 朕,要亲征
    鹤炉的鹤嘴里升腾起一阵阵的烟雾,淡淡的檀香味儿弥漫在紫宸殿里,十二旒冕冠下的赵桓脸色不见喜怒,朝中大臣们也是神色各异,氛围……略显压抑。

    自打赵桓穿越过来之后,紫宸殿里的气氛就再也没轻松过,几乎每天都会有人倒霉,或是被罢官去职,或是被扔到牢里跟李邦彦他们作伴等死。

    尤其是随着赵桓一次又一次亲自带兵挫败完颜宗望所累积的声望,再加上无心主导的内行厂又一直在汴京城里扇风点火,使得朝堂上的大臣们根本没有胆子再和赵桓做对——

    赵桓说要干完颜宗望一梭子,那就干,赵桓说让朝堂上的谁谁谁滚蛋回家,那就让谁滚蛋,顺便再换个赵桓中意的人选,哪怕是赵桓要筑京观,朝臣们最后也依着赵桓的要求筑了。

    但是今天,朝堂上的大佬们觉得不能再惯着赵桓胡作非为了。

    皇帝要亲征太原,去硬刚完颜宗瀚?那完颜宗瀚是完颜宗望能比的?

    对于议和派来说,赵桓的决定完全就是寿星佬吃砒霜,活腻味了!

    既然现在已经连续击败了完颜宗望好几次,那就应该巩固战果,就算不趁着现在完颜宗望实力大降而议和,那也应该趁机加强汴京的防御,亲征太原算怎么回事儿?

    神经病,你家老祖宗太宗皇帝亲征辽国,结果不是高粱河一战连夜骑驴跑路,最终成就了高粱河车神的威名?这教训还不够惨重的?

    就算对于主战派来说,赵桓的决定也称不上多么高明——

    如果能一战而定完颜宗瀚固然是好,可是如果搞不定完颜宗瀚呢?那官家现在好不容易累积起来的声望岂不是要一朝丧尽?

    真要到了那般的局面,上皇他老人家要回来复政,谁能拦得住?靠威望尽失的官家还是所谓的孟太后?

    别忘了,孟太后是当今官家上的尊号,当今官家不败,孟太后自然是大宋的太后,就算是上皇来了也得承认,如果官家败了呢?那孟太后还是孟太后?上皇会承认?

    如果拦不住上皇复政,那自己这些被官家提拔起来的人,跟上皇原本亲近的那些人比起来如何?会不会遭到清算?

    答案几乎连想都不用想,就像新党上台会清算旧党,旧党上台也会清算新党一样,上皇一旦复政,自己这些人肯定会遭到清算,而不是可能会遭到清算。

    赵桓也很头疼。

    议和派的,主战派的,骑墙派的,几乎整个朝堂上的人都跳出来反对自己亲征,自己能怎么办?

    把带头的撞到蟠龙柱上去?

    别傻了,议和派的撞了也就撞了,像主战派的李纲和李若冰、何灌还有种师道等人也能撞?撞完之后谁来给自己卖命打仗?

    “朕再说一遍,亲征是肯定要亲征的,要不然这亲征行营不是白折腾了?”

    赵桓阴沉着脸,试图跟朝臣们讲道理:“更何况,朝中有孟太后她老人家监国,有太子留守,朕也能放心。”

    “臣等不放心。”

    赵桓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第一个跳出来背刺的居然会是亲征行营使李纲:“臣愿带兵前往太原,或是让种老相公率兵前往亦可,官家身系国家社稷,万不可轻离京城。”

    “……”

    深吸了一口气,赵桓还是按下了直接掀桌子的冲动:“朕有把握击败完颜宗瀚,一如前几日击败完颜宗望一样。”

    结果李纲还是躬身站在那里,沉默着表示反对——

    干完颜宗瀚跟干完颜宗望能一样吗?完颜宗瀚不仅实力远比完颜宗望强上许多,而且完颜宗望是攻城,完颜宗瀚却是野战,哪怕是李纲表示自己可以带兵前去硬刚完颜宗瀚,也不过是抱着拼却一死报君王的决心罢了,根本就谈不上什么必胜的信心。

    “朕带着足够的楯车和掌心雷,就算不敌,也能安然撤回汴京,众位爱卿又何必要执意反对?”

    李纲依旧躬身如仪,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

    还不是因为你输不起!因为你一旦打输了,大宋的天就要变上一变!

    赵桓咬了咬牙,瞪了李纲一眼之后就直接掀了桌子:“拟诏,加李若冰为少宰,同知枢密院事,负责粮草与后勤等事,以李纲为亲征行营使,姚平仲部为先锋,种师道所部为中军,挥师太原。留孟太后垂帘,皇后和太子监国。”

    吩咐完之后,赵桓干脆从龙椅上站了起来,一边迈向殿门一边吩咐道:“退朝!”

    ……

    “李卿啊,待会儿先看看这东西。”

    赵桓一见到李纲,就直接指着地上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说道:“朕觉得吧,有了这好东西,想要弄死姓完的易如反掌,不知道李卿怎么看?”

    我特么不想看!这一堆乱七八糟的都什么玩意?绸缎?竹筐?猛火油?这破玩意能干什么?还怼死姓完的?人家还有个颜呢!

    李纲神情肃然,一脸正色的打量了一眼地上那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然后躬身道:“臣此次进宫,非是要看这些物事,而是来向官家劝谏。”

    “你先别劝!”

    眼看着拿这些东西勾不起李纲的好奇心也没办法转移话题,赵桓干脆摆了摆手,伸手指着忙碌的一群小太监道:“等他们弄好的,弄好之后你就知道朕为什么一定要御驾亲征了,也大概能知道朕想弄死姓完的有多容易了。”

    还有个颜!

    李纲心中继续疯狂吐槽,但是好奇心还是被勾了起来:“敢问官家,这是何物?”

    等着一个小太监将装着猛火油的鹤嘴点燃,被提前撑起来的丝绸开始慢慢膨胀起来之后,赵桓才笑眯眯的道:“这?这是好东西啊,能让人飞到天上的好东西。”

    “官家三思!”

    赵桓不说这东西能飞上天还好,赵桓一说这东西能让人飞上天,李纲直接就联想到了上皇——

    天天修仙,天天想着飞升,结果把好好的国家搞成现在这个球样,好不容易现在这个官家靠谱了一些,难道也要修仙了?

    “子曰:敬鬼神而远之。鬼神之说,原本就是虚无缥缈之事,不知官家听何人所说,这东西能让人飞升?此物不知又是何人所献?”

    李纲正色拜道:“若有人以飞升之说来蛊惑官家,臣请斩蛊惑君王的无良方士!”

    “非也,非也。”

    瞧着满脸正色,眼神中却又满是担忧的李纲,赵桓忍不住笑了起来:“此物乃是朕让皇后带人作出来的,爱卿要斩谁?朕?还是皇后?”

    挥挥手止住请罪的李纲,赵桓又接着道:“朕说这东西能让人飞到天上,却不是能让人飞升到天上,一字之差,天差地别。”

    “那这就是个大号的孔明灯?”

    李纲打量着已经渐渐开始膨胀的丝绸,又仔细打量了竹筐和手臂粗细的绳子,迟疑道:“官家是想让人站在筐里,朝金兵射箭?还是打算把床弩装在筐子里?”

    “不对!”

    李纲忽然惊叫一声道:“官家不只是想要让人射箭,而是想要像城头上的神臂弓和八牛弩一样,在上面绑着掌心雷!”

    赵桓哈哈笑了一声,拍着手道:“不错!李卿倒是反应的快!

    朕当然不只是打算射箭,而且朕要让人站在这热气球上,在箭上绑好掌心雷,一块儿射到金兵的军阵里去,让他们躲都没地方躲!”

    “官家可曾遣人试过了?”

    李纲心中一动,也觉得这玩意有搞头——

    瞧现在这模样,大概是这东西能飞在天上,但是很可能没办法掌握方向,而且要依靠绳子拽着才能慢慢降落下来。

    但是这又怎么样?就算这玩意不能调整方向,也不能飞到金兵的脑袋顶上,但是只要这玩意儿能上天,能在天上朝金兵射掌心雷,那倒霉的肯定就是金兵!

    举盾?盾牌那东西能防得住箭,但是防不住巴掌大小的掌心雷!

    金兵用箭反射这大号的孔明灯?这玩意儿高高的飞在天上,神臂弓的射程又远,哪怕是金兵之中有传说中的射雕手,只怕也只能徒呼耐何!

    如果这东西真的能像官家说的一样飞起来,那官家愿意亲征就让他去,反正干掉完颜宗瀚对官家只有好处而没有坏处,对于大宋来说也是如此。

    赵桓瞧着李纲陷入了沉思,便也不再去打扰李纲,只是瞧了瞧身边的一众护卫,问道:“谁愿意第一个上去试试?事先跟你们说好,之前只是试过猪羊,没让人试过,这东西还是有一定危险的。”

    赵桓话音刚落,一众护卫之中便有一人越众而出,单膝跪地后拜道:“卑下孙石万,愿意一试!”

    “孙石万?”

    赵桓呵呵笑了一声道:“既然有此胆量,你以后不若叫做孙万石,朕盼你有朝一日可为万石君!”

    抬头望了赵桓一眼,孙万石又顿首拜道:“臣,孙万石,谢官家隆恩!”

    拜完之后,孙万石才从地上站起身来,到了热气球旁站好,待着小太监一点点儿的把要操作的地方都说明白了之后才踏进了竹筐里面。

    PS:感谢书友坤华本尊的万赏,感谢笑到风化的千赏,感谢美好永存和壮士E去兮丶不复还的打赏。

    另外PS:有人说朕在抹黑纪晓岚?说朕夹带私货?那铁齿铜牙纪晓岚是不是包衣奴才在美化他纪昀?还是那句话,爱看看,不看滚,别特么跑朕这儿来拿着无知秀优越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