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宋最狠暴君 > 第21章蔡京:昏君!更胜桀纣之暴!
    蔡京到达亳州的速度远比赵吉翔和高俅预计的时间要早。

    尽管已经是八十高龄,尽管当初是赵吉翔变了心,尽管当初是被童贯和自己的儿子蔡攸一起联手排挤出了朝堂核心,但是蔡京一颗忠心向赵佶,几乎在接到赵佶旨意的第一时间就赶往了亳州。

    毕竟,大宋的官场确实是不杀士大夫,但是比较流行流放士大夫,然后让士大夫们在无尽的流放途中往归极乐。

    而已经八十岁的蔡京早已年老体衰,再也经不起这份折腾,现在有重回中枢的机会,蔡京自然不愿意放过。

    至于得罪当今官家之类的问题,蔡京也早就顾不得了——

    就是当今官家赵桓让蔡京以秘书监的身份管南京,接着又连贬崇信、庆远军节度副使,衡州居住,后来又准备迁到韶、儋二州。

    梁子早就结下,而且蔡条几个儿子都死在了赵桓手中,双方的仇恨早就已经无法化解,蔡京自然也就不在乎把赵桓得罪的更彻底一些。

    “所以,阵图并非是关键。”

    无论是为了在赵吉翔面前争功,还是为了给赵桓添恶心,总之,蔡京是完全豁出去了:“京城之中臂助不少,虽然李邦彦被下狱,白时中被罢相,但是还有蔡攸和张邦昌可堪一用。”

    “张邦昌或许可堪一用,只是令公子么……”

    高俅道:“令公子虽有宰辅之才,当初更是逼得蔡相上表辞官,但是当今却不肯重用令公子,反而把令公子发配到了李纲李伯纪的手下。”

    “这不是正好么。”

    蔡京笑吟吟的捋着胡须道:“如果老夫没有记住,那李纲李伯纪也是一朝幸进,当今提拔为四城防御使,倘若蔡攸在他手底下,却也方便行事。”

    “哎。”

    高俅叹了一声,摆出一副心有戚戚焉的模样,又掬了一把浑浊的老泪,才又接着说道:“可惜,金兵围城之时,令公子被李伯纪派去守卫东水门,那些刁民为了逃难,强行冲开了东水门,令公子受此牵连,已经被当今处以极刑了。”

    “极刑?”

    蔡京一愣,过了好半晌之后才流着老泪哀嚎了越来:“我的攸儿啊~!”

    童贯适时的补了一句:“蔡相节哀。因令公子没能守住东水门之故,又不知因何而恶了当今,故而被处了大辟之刑。”

    《释诂》云:辟,罪也。死是罪之大者,故谓死刑为大辟。

    就在蔡京心中暗恨却还抱有一丝期望,盼着自己儿子只是被宰而不是受了什么酷刑的时候,童贯又接着道:“凌迟,也就是活剐,据说仅存的尸骨还被扔去喂狗了。”

    “噗~~~!”

    蔡京只觉得喉头一甜,忽的喷出来一口老血之后就此栽到于地,被赵吉翔带着跑到亳州的御医抢救了好半天才缓过来一口气。

    “我的攸儿啊~~~!昏君!昏君!”

    蔡京一边哭一边骂:“我儿何其无辜,竟要遭此酷刑!这昏君竟连《元丰令》和《天圣令》也不当一回事儿么!”

    按照《元丰令》和《天圣令》的规定,死囚被处决之前,“仍先给酒食”,“听亲戚辞诀”,“示以犯状”,“不得掩塞其口”,“凡死囚临刑叫冤者,再勘问陈奏”,”“诸囚死,无亲戚者,皆给棺,于官地内权殡,其棺并用官物造给,置砖铭于圹内,立牌于上,书其姓名”。

    这种在后世看来都称得上先进的“临刑关怀”制度,其实早就已经被老祖宗们拿来用了,根据有史可考的资料来看,最晚也是始于唐代《狱官令》,

    但是蔡攸有没有得到最后的一餐酒食不太好说,但是“听亲戚辞诀”显然是没有的,而且蔡攸当初能逼得自己辞官罢相,想来也不是个傻子,不可能不知道喊冤——

    按照宋律的规定,只要犯人临刑之前喊冤,案子就必须发回重审,接触过这个案子的官员还得回避换人,以避免产生冤假错案,而且这个机会足足有三次。

    到了南宋,这个机会被增加到五次不说,还有一个犯人前前后后喊了十次冤枉,结果这案子还真就重审了十回,直到最后把官司打到宋孝宗面前,由宋孝宗亲自审理并免除其死罪才算结束。

    同理,包拯想在开封府的大堂上用铡刀铡人,需要满足两个条件:

    第一,他是预备的皇太子,准备接任皇帝了,因为当时大宋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开封府尹要由未来接任皇帝的太子兼任。

    第二,犯人没喊冤,因为犯人一旦喊冤,什么样儿的铡刀都得停下,把案子发回重审,哪怕是皇帝御赐的铡刀也不行,而且包拯还必须回避。

    这是大宋的仁政,领先了整个世界上千年的仁政。

    但是很显然,蔡攸没能享受到这种仁政,原本应该有三次的喊冤机会是一次都没有用上,或者蔡攸用了,但是没起到什么鸟用……

    而且就算是蔡攸从容赴死,从一开始到人头落地都没喊冤,这昏君显然也没让亲戚收尸,后来更是连口棺材都没给……

    “蔡相节哀。”

    童贯眼看着蔡京这都没被气死,心下也是佩服蔡京的心态,然后又想办法再添了一把火:“除了令公子基本上都被当今杀光了之外,听说当今在出征之前,还曾有意下诏让蔡相自尽。”

    “这狗皇帝!彼其娘之!”

    蔡京也顾不得赵桓在旁边了,甚至连什么君君臣臣都顾不得了,直接就开始破口大骂:“这狗皇帝根本就是想绝了我蔡家!”

    “蔡卿是想接着去儋州?”

    蔡京这一骂娘,赵吉翔的脸色可就不太好看了——朕还在旁边呢,你骂赵桓不是把朕也带进去了?

    “微臣该死!”

    气极的蔡京这才反应过来,又赶忙躬身向赵吉翔请罪:“臣一时失态,望官家恕罪。”

    “罢了,蔡卿无心之失,朕又怎么会与蔡卿计较。”

    因为现在还要用到蔡京,赵吉翔也只能不置可否的主动岔开话题:“还是接着说说正事儿吧。”

    “是。”

    蔡京先是躬身应了,接着又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意思:“既然蔡攸指望不上了,那汴京城中也就只有张邦昌等人可堪一用了。

    只不过,当今既然敢下如此重手,那就不可能不在出征之前留下后手,再加上张邦昌原本就是随风倒的性子,所以也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

    慢慢踱了两步,蔡京又接着道:“不过,张邦昌指望不上也没什么,就算汴京城中的朝臣都指望不上也没什么,毕竟官家还是这大宋的上皇,是当今官家的生父。

    只要官家下一道诏书,让天下各州府将奏疏表章都送到亳州,那官家在亳州还是在汴京就都是一样的,不复政也是复政。”

    “只怕不容易。”

    童贯继续跳出来跟蔡京唱反调:“当今出征之前,曾经在朝堂上大发雷霆,言明有敢送奏疏表章往亳州者,就会直接贬官远窜。”

    “此一时,彼一时也。”

    蔡京皱着眉头道:“大宋天下共有一十四府,二百四十州,每天的表章何其繁复,彼时当今还在汴京还好,现在当今又在何处?让天下州府将表章送去汴京还是送去太原?

    更何况,当今在紫宸殿大发雷霆,所言之事可有邸报明发天下?”

    童贯顿时一愣,斟酌了一番之后才道:“这倒没有,毕竟在紫宸殿因为奏疏送往汴京还是亳州而大发雷霆,这种事情可不太好说。”

    “这就对了。”

    蔡京道:“当今可以为了这事儿而在紫宸殿大发雷霆,却不可能因为这事儿而明邸报。

    官家乃是当今亲父,也是官家将皇位禅让给了当今,如今官家让天下州府送至亳州,乃是为了当今考虑,一片爱子之心,又有谁能说出来什么?”

    童贯却摇了摇头,答道:“也不尽然。官家出征之前,曾奉元祐皇后为隆祐太后,由元祐皇后垂帘听政,皇后和皇长子监国,以李纲为太宰,李若冰为少宰兼任吏部尚书,留守汴京辅政。

    换句话说,当今在与不在汴京,都不会影响到朝堂的运转,至多会有一些非当今亲裁不可的问题积压。”

    “问题就在这儿了。”

    蔡京的脸色终于变得好看了一些:“天下州府二百五十有四,总有许多问题是非当今亲裁不可的,而官家是亲征在外而不是因为年幼,故而有许问题,孟太后她老人家也不太好处理,皇后和皇长子同样没办法处理。

    但是,孟太后没办法处理的问题,官家却可以处理,这便是官家与孟太后和皇后、皇长子最大的区别,也是官家现在最大的优势之所在。”

    原本还头疼不已的问题被蔡京这么一捋,居然有了一丝迎刃而解的迹象,赵吉翔的脸色也变得好看了一些:“到底还是蔡卿老成持重,非是那个敢在朝堂上公然说朕不配姓赵的逆子可比。”

    “?”

    拿老夫跟你儿子相提并论,你几个意思?

    还有,当今居然公开在朝堂上说官家不配姓赵?那你还想个球的复政?

    PS:感谢狗皇帝的阿清的万赏,感谢真武v的千赏,感谢人山为仙、宋慈5165651155、边缘哦必、格子案子、0丨夜魑魅丨0、星宇&老猪和极速光羽的打赏!

    再PS:身体有点儿抗不住了,连续几个晚上通宵码字想剧情,现在两边肩膀都疼,本来打算喝醉了早点儿睡,可是还是没睡着……但是无论如何,今天晚上都不通宵了,明天的更新可能会晚一点儿,争取早点儿把作息和生物钟都调整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