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宋最狠暴君 > 番外:欧庄主妙计除两奸,岳鹏举隐村得神枪
    北宋靖康元年,在这个大雪纷飞的冬天,在这个年关将至的档口,耐不住寂寞的金国铁骑毅然选择了南下,貌似是打算给这座富庶繁华的汴梁城一个大大的惊喜。

    民间俗谚“大寒不寒,人马不安”,而在宋朝的这个冬天,这句话似乎又多了另外一种解释。

    “记得刚到这里的时候,家父曾说这里风水好,坐北朝南,依山傍水,顺乘气而生,是个养人的好地方。那时我还不服气,觉得再怎么好,还能比得过汴梁?家父说,汴梁虽繁华,可那里毕竟还住着官家。”

    呼啸的北风,因战火的临近而变得灼热凌厉,年轻的岳飞岳鹏举,正一眨不眨地望着,望着前方青石上,那名身着狐裘神情漠然的青年。

    青年的身体似乎不太好,手里一直握着一块白色的绢帕,俊秀的面容下,隐隐透着病态的苍白,说话之时,会偶尔带着几声压抑不住的咳嗽,模样分外惹人怜惜。

    “不得不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一直没弄明白那句话究竟是个什么意思,官家怎么了,天子脚下多谦谦君子,多文人雅士,多安居乐业之民,多达官贵人…咳咳咳…”

    “对了,那里…还多是非。无论是曾经的辽人,还是如今的女真人,他们都向往那里的财富,眼馋那里的女人,然而那里的一切,都是属于大宋皇帝的。碰巧,咱们的这位官家胆子不够大,军队也不能打,如此,那还有什么可顾及的,想要什么,去抢便是。你们说对吗?”

    青年紧了紧身上的狐裘,身体虽显得有些孱弱,但却莫名散发着一种凌人的气势与威严。他是这座庄子的主人,在他面前站着的,是两名普通的庄户。

    或许是因为天气寒冷,也可能是因为内心的恐惧,两名庄户此时早已是面色惨白,浑身颤抖,已然到了崩溃的边缘。

    扑通两声,二人直接跪了下来,痛哭道:“小的错了,庄主,求您开开恩,放小的一马吧。”

    “饶命啊,庄主,俺家里还有个六十多的老母要养,俺还不能死啊……”

    寒风里,二人的哭声越发得大了,然而青年的神色依旧是平静如常,就如那往日里的微风一般,素雅淡然:“生死之间有大恐怖,你们两个被女真人抓了,想要活命,我能理解。庄子上有粮食,有女人,你们带人来这里,我也能理解。“

    说到这里,青年皱了皱眉,声音终于变得高亢起来,盯着两人质问道:”可是,你们为何还要告诉他们这里有陷阱?”

    刹那间,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在颤抖,两人只觉得心头狂跳,脑子里嗡嗡作响。只是话音刚落,青年便又是一阵撕心裂肺地咳嗽。

    “是他,是铁柱告诉他们这里有陷阱的。”

    突然,其中的一个庄户手指着另一人叫道。

    “顺子你个狗日的,要不是因为你带路,那些女真人会找到庄子里来吗?”

    被指着的那人也不甘示弱地吼道。

    “你放屁,庄主,俺娘还在庄子上呢,俺怎么会给那些女真人带路。”

    “就是你带的,庄主,顺子隔三岔五地就骂他娘,还不给饭吃,这事庄子里都传遍了,这狗日的就是条养不熟的白眼狼。”

    “我…我…”

    此言一出,名叫顺子的庄户,就像是被掐住了七寸一般,想要反抗,却无计可施。

    见他支吾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青年干脆从旁人的手里接过一把冒着寒光的柴刀,直接扔在了地上说道:“铁柱,既然你说人是顺子带过来的,那就一刀砍死他,替庄子除了这个祸害。”

    “啊…啊”铁住万没想到,平日里那个待人处事向来谦和宽忍的庄主,此时竟会提出这种要求,不由得一时愣在了当场。

    “怎么,不愿意?还是说,你才是那个带路的?”

    青年眉头紧皱,仅存的耐心似乎也已经消耗光了,就在他抬起右手的时候,名叫铁柱的庄户把心一横,捡起地上的柴刀就向着顺子挥了过去。

    或许是过于紧张,铁柱没有留意脚下,踩到了一块盖着雪的石头,手里的柴刀偏离了准头,直接砍在了顺子的肩窝上。

    后者惨叫一声,肩膀处出现了个大口子,鲜血狂涌之际,甚至还能看到丝丝热气在升腾。

    “啊…啊,老子跟你拼了!”

    眼见着大动脉已破,绝望的顺子连伤口都不顾了,直接扑上去一口咬在了铁柱的脖子上。

    两人齐齐摔倒在地,滚做了一团,待到扬起的雪花纷纷落地之时,发现两人都死了。

    直至鲜血都已经染红了一片,顺子依旧怒瞪着双眼,死也不肯松口。铁柱则是满脸的迷茫,由自不可置信。

    ……

    “小将军,今天的事,多谢你了,要是没有你,我们庄子怕是要遭殃了。”青年温和地笑道,丝毫不在意地上的一堆尸体。

    “公子折煞我了,岳某不过是一介小军卒,哪来的什么将军。”岳飞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太好意思。只是在转身的时候,

    多瞄了一眼地上的两具尸体。

    “是不是觉得我的做法太残暴了。”青年拍了拍衣服上的雪,起身说道。

    “这…”岳飞垂着头,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回答,作为一名过路者,他实在没什么立场来评价这件事。

    “不管你信不信,其实我是个好人,一个老好人,至少在这之前是的。”

    青年叹了口气:“自打我当上这个庄主之后,就一直在忙庄子里的生计,我平常不怎么管人的,就算有人犯了错,能过去,也就过去了。”

    青年再次咳嗽了一阵:“这个头不好开呀,我也不想的。只是…我病了,就快死了。”

    岳飞瞳孔微微一缩,虽然是个人都看得出来眼前之人病了,但也没想到居然会如此严重。作为一名征战多年的老兵,生死早已看淡,此时此刻心中竟没来由的多了几分惋惜。

    “我叫欧夜,夜晚的夜,据说祖上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铸剑大师欧冶子。”

    “在下岳飞,字鹏举。”岳飞抱拳行礼道。

    “岳飞,好名字。”欧夜笑了笑,随后对着身边的一个庄户吩咐道:“去,把枪拿来。”

    庄户愣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但在看到对方严厉的眼神时,便急忙跑了出去。

    “枪?什么枪?”岳飞好奇的问了一句,作为一名爱枪之人,自然是感兴趣的,只是他原先使用的那杆枪,早在抽碎了一名女真骑兵的面骨时,就已经不能用了。

    “长枪,刚刚完成。”

    欧夜眯着眼睛看了眼远处的山丘,忽然觉得白雪有些刺眼,于是便低头说道:“我从小就爱敲敲打打,觉得钢铁撞击的声音非常好听,就像…就像姑娘在唱歌一般。

    我特别爱剑走偏锋,胡乱弄一些东西。我的梦想,就是打造出一把无坚不摧,且独一无二的神兵利器。”

    “或许是得意忘形吧,几年前,在一次尝试新材料的过程中,不慎毒瘴入体,伤了肺腑,就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欧夜苦笑了一声:“不过好在东西总算是做出来了,也算是不留遗憾了吧。”

    “公子尚且年轻,若能找个好郎中…”

    “没用的。”欧夜摆了摆手,神情显得十分坦然:“我的病,连汴梁城的名医也束手无策,其他人就更不必说。我倒是没什么,现在唯一担心的,是这些庄户们。”

    说着,他指了指身后。岳飞转头望去,就见不知何时,远处已经站满了人。看穿着打扮,应该就是欧夜口中所说的庄户了。

    只见人群之中,有老有少,天气虽然寒冷,所有人却像是感觉不到温度一般静静矗立着。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太宗他老人家北伐接连失利之后,这个国家就出问题了,无论是御座上的那位,还是庙堂上的兖兖诸公,他们都能写得一手好字,却偏偏忘了责任二字该怎么写。”

    欧夜偏头看着岳飞,目光之中同样带着一丝惋惜:“你双眉如剑,太正太直,以至于你很多时候不知变通,只肯一条道走到黑,这样很危险。

    我不担心你会死在战场上,毕竟那是英雄的归宿。我担心的是,你会被人害死,被自己人害死,就像当年那位狄青将军一样……

    当然了,或许正因如此,你才能一往无前的跟那些女真人厮杀。说实在的,之前见你一人也敢对着十几个女真骑兵冲锋,我是真被吓到了。”

    说着,欧夜忍不住笑了笑,岳飞也跟着笑了起来,不知为何,明明只是刚见面不久,而当他看到这位病怏怏的青年时,就会感到莫名的熟悉与亲切,就像是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

    两人谈话之际,枪已经被取了来,红布包裹着,显得颇有几分神秘。

    就在欧夜的示意下,岳飞将枪接了过来,掀开一看,见是一把丈八尺的鎏金银头枪,刚一入手,只觉得此枪略轻了些,随意挥舞了几下,竟隐隐传出嗡鸣之声。

    岳飞顿觉惊奇,再次挽了一个枪花,便是向前轻轻一刺。

    只听“吱呀”一声脆响,就如同筷子扎进豆腐一般,大腿粗细的树干竟被直接捅了个对穿。

    “这…这怎么可能。”岳飞惊讶万分。

    “此枪材料有些特殊,乃是取自蜀地出产的一种红铁矿石,我姑且称之为泰金,以此铸造出的枪身轻盈而不失锋锐,并

    且极为坚韧,若与一般铁器对碰,折损的必然是后者,铸造过程殊为不易,若非如此,我倒是很想多铸几把,也好让我大

    宋将士少流点血。”

    倘若那位二世穿越的狗皇帝在此,或许会识得此种材料,钛合金嘛,火箭航母人造卫星用的便是这个。

    “小将军,此枪如何?”欧夜问道。

    “甚好…甚好,称之为神枪也不为过。”此刻的岳飞无比激动,甚至没有在意欧夜的称呼,只是轻柔抚摸着枪身,就仿

    佛是在抚摸一位绝世丽人的胴体。

    或许会有人认为兵器越重越好,然而作为一名常年征战的老兵油子而言,只要够锋利,够坚韧,越轻的兵器反而对自己越是有利,毕竟战阵厮杀不同于一对一的单挑,撂倒一个,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即使是天生神力,能挽八石弓的岳飞,也无法持久保持战力,便是因为搏命之时,皆需全力以赴。至于话本里常说的大战三天三夜,一交手便是成百上千回合,纯粹就是扯淡。

    “既然小将军喜欢,那便赠你了。”

    “这…这可如何使得。”岳飞闻言一愣,急忙摆手道:“此枪乃是公子心血之作,飞何德何能,受得起公子如此馈赠啊。”

    “诶!小将军这是哪里话,若非小将军及时出手,恐怕全庄上下都难有一个活口,滴水之恩自当涌泉相报,更何况是救命之恩。好马配好鞍,宝剑赠英雄,以小将军之勇武,方能配得上此枪。”

    说完之后,欧夜仿佛了却了一桩心事,神情显得越发萎顿了,他满足地感受着此刻微凉的空气以及渐渐袭来的困意,紧握着手里的绢帕,正打算来一段豪言状语好结束这场略带些仪式感的赠礼,眼角的余光却不经意间憋到远处人群里有人似在哭泣。

    他的视线已经变得有些模糊,但却努力地睁大眼睛,朝着低泣声传来的方向看去。

    人群之中,一个女孩穿着灰色的小棉袄,头上的那块花布头巾似乎没扎好,正在寒风之中飘荡,轻声啜泣着,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不断滑落,模样分外惹人怜惜。

    哦,原来是小花那个妮子,欧夜如是想到。自从某次外出之时,在雪地里将她抱起之后,她便像个小尾巴一样,跟在他的身后,常常以侍女自居,几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消瘦的脸颊也渐渐鼓了起来,这样很好…很好…

    欧夜吃力地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胳膊,片刻后浮现出温和的笑容,朝着人群那边挥了挥手。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小将军出去以后,还请不要告知外人这把枪的出处。这里的人经历了太多苦难,还是不要打搅的好。”

    “公子放心,此枪乃是飞幼时在一处古庵后山的一处灵泉之中所得。”

    岳飞虽是武人,却能作得一手好词,编起瞎话来,更是信手拈来。

    见岳飞一点就透,欧夜便满意地点了点头:“此枪虽已铸成,却还缺少最后一道工序,淬火。”

    岳飞有些愕然,看了看手中的枪,又看了看欧夜,一脸地不明所以。

    欧夜嘴角勾起一丝弧度,意味深长地说道:“古有西平龙泉水,可以淬刀剑,特坚利,故有龙泉之剑,楚之宝剑也。

    此枪不凡,淬炼之水自不可平庸,在下认为,女真之血,最为合适。“

    闻言,岳飞哈哈大笑起来:“英雄所见略同。“

    欧夜指着岳飞亦是开怀大笑,声如洪钟,震得枝头上的白雪簌簌落下,仿佛此刻纠缠多年的病痛已然尽去一般。

    只是笑着笑着,岳飞的脸色就垮了下来,因为他看到欧夜的下颌已经挂上一条血线,牙缝之间,还有鲜血不断渗出。

    欧夜轻咳了一阵,艰难的抬起头来看着岳飞,缓缓说道:“愿将军,武运…亨通。“

    然后垂下了头,舒服的叹了口气,伴着如血的残阳,渐渐进入了梦乡。

    岳飞身形颤了颤,只觉得内心一阵地烦闷,欧夜弥留之际赠他宝枪,并以生命最后的精气为他祝福,在他看来,这是无以伦比的恩惠。

    他转过身去,目光锁定遥远的北方,赤红的霞漫倒映在他眼眸里,蓦然狰狞。紧握长枪的手微微抖动着,刹那间,仿佛深埋于心中的枷锁正在寸寸碎裂,一头嗜血狂暴的凶兽即将脱困而出,枪尖已然点在了前方,他怒目圆睁,高声咆哮:“金狗!“

    ……

    靖康元年夏,汴梁城,大庆殿内,一名衣着单薄衣裙的侍女正在吃力地蹬着一俩木制的自行车,说是自行车,其实就是一个被改得面目全非的四不像。车身整体悬空,前轮是四个桨叶子,后方还摆着一块冒着寒气的冰块。

    随着前轮转动,冰凉舒爽的清风徐徐传出,据说这种缺了大德的人肉空调,乃是当今陛下亲自设计的。

    蹬车的宫女早已累得气喘吁吁,香汗淋漓,然而得胜而归的赵桓似乎天生就缺乏怜香惜玉之情,心中正琢磨着,是将那些个艺术细胞发达的怂包们全部圈起来开办一所艺术院校,还是直接在回京的途中安排人手假扮成女真人,来一波伏击。

    镇江,那个为了赵宋基业之存续而率领家丁携款私逃的赵大宝,此时正一脸诧异地看着手里那张经由前线传递而来的战报,心情复杂之余,更是打起了归政还朝的算盘,殊不知,千里之外的汴梁城中,那个早已不是他儿子的儿子,正憋着坏,打算给他这个上皇来一发狠的……

    PS:感谢读者酒馆小调的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