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宋最狠暴君 > 第25章 死战!死战!
    时间已近二月,太原城外的田地里却没有一点儿绿意,只有一些杨柳刚刚开始吐芽,总算是给寒冬之中又经战火的太原带来了那么一丝生机。

    “这驴球子操的金兵!”

    王禀恨恨的拍了一下城头上的青砖,嘴里骂骂咧咧的道:“要不是这些驴球子操的东西,现在本应该开始翻地春种的。”

    刚刚安顿完林家几兄弟的张孝纯瞧了王禀一眼,沉默半晌之后才道:“要是金兵一直不退,今年这收成就没指望了,就算有城中富户愿意捐粮,只怕也撑不了多久。”

    “撑不了多久也要撑!”

    王禀嗯了一声,心中怒意却更盛了:“老子想好了,林老爷他们捐的粮食吃光了,就去抢那些富户的,抢完了还不够吃,老子就杀牛杀羊,再不够吃,老子就吃人!反正想要让老子给金人当狗,那是门儿都没有!”

    张孝纯嗯了一声,指了指远处正在巡逻的士卒,说道:“官家投降了,他还不失一个海昏侯归德侯之类的爵位,咱们这些人,还有这太原的百姓,可就真真是生不如死了。”

    一听张孝纯提到官家,王禀的脸色就更黑了:“别提官家!

    林老爷那是什么人?这太原城中都鼎鼎有名的老抠!

    可是人家那是对自己抠!人家在大事上不含糊!

    可是咱们那位上皇不一样,他是对什么时候对任何人都大方,就是在大事上含糊,对咱们这些丘八抠!

    我算是看明白了,这赵宋的官家就是一个比一个怂的怂包,从来就是没有最怂,只有更怂!

    你等着瞧吧,现在咱们接到的还是上皇让咱们开城投降的旨意,等过几天,咱们差不多就该接到官家让咱们开城投降的旨意了。

    不过,老子还是那句话,眼下金兵围城,就算有天使,他也来不了太原,所以老子也从来就没有接到过什么官家的旨意,自然也就不存在开城投降这回事儿。”

    ———————华丽且怀旧的分割线———————

    赵桓依旧是那副拉风至极的装备,催马在阵前绕了个圈子后才高声叫道:“这片土地,是老祖宗一刀一枪打下来的,不是谁送给咱们老祖宗的!

    现在,姓完的想要夺了咱们脚下的土地,想要抢了大家伙儿的钱财,还要欺负大家的父母妻儿,你们能甘心忍着?反正朕不甘心!

    朕也不跟你们说什么废话,杀一个金兵五贯钱,杀十个封爵!杀了伤者,朕出钱给治!残者,朕出钱养着!死者,朕养他父母终老!朕养他妻儿十八年!

    要是这么着都还有人不敢跟金兵打,那就干脆点儿,自己抽刀割了胯下的卵蛋,滚去亳州找上皇算了!

    要是敢打,待会儿就跟着朕去杀金狗!朕带头冲阵!皇城司督战!无论何人!后退者死!”

    “死战!死战!死战!”

    不就是干他姓完的?

    当初在汴京城下,该拿赏钱的都拿到了赏钱,该升官的也升了官,该封爵的也封了爵,尽管只是最低一级而且虚封百户、俸禄不高、不能世袭的三等县男。

    跟着这种言出必践的官家打仗,没有了自己死后一家人如何活命的后顾之忧,又有着一个人头五贯钱甚至于封爵的诱惑,这时候谁还把命当回事儿啊。

    如同被打了大剂量鸡血的士卒们把大楯车挡板坚起,连人带马都保护在包了铁皮的挡板里面,慢慢的又以赵桓那辆拉风且沉重到极点的御辇形成一个巨大的车阵。

    靠近车阵里面的大车上,手臂粗的绳索被缓缓升起的热气球从绞盘上拉起,忽然间绷紧之后又将热气球向下一拉,继而又慢慢变直,车阵外则是开始缓缓的动起来的三千轻骑。

    孙万石伸手解开固定身体的绳子,然后抄起了官家钦赐的神器千里镜不断打量着,嘴里还在不断的嘟囔:“让孙爷爷先瞧瞧,哪儿的金狗比较多,孙爷爷好送你们一程!”

    旁边负责替孙万石给神臂弓上弦的士卒不屑的撇了撇嘴,说道:“听说金兵有十多万呢,待会儿随便挑个人多的地方射就行了。”

    孙万石嗯了一声,忽然指着远处的一个越来越明显的黑点儿说道:“说孙子,孙子就到,我怀疑那里面可能会有完颜宗望。”

    “我看你这是想封侯想疯了!”

    旁边的士卒一边向下边打着旗号,一边问道:“官家是说过,杀了完颜宗望的封冠军侯,可是你怎么就能确定,对面的金兵里面一定会有完颜宗望?”

    “直觉!”

    面对着几乎问出同样问题的种师道,赵桓脸上笑的分外灿烂:“虽然朕看不到对面的金兵,但是朕能肯定,姓完的肯定就在对面。”

    毕竟那个谁曾经说过,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赵桓觉得对面肯定会有完颜宗望,完颜宗望在看到热气球的第一时间,同样确定对面的宋军之中肯定会有那个狗皇帝。

    无他,被坑得有点儿惨,现在完颜宗望已经对热气球产生了心理阴影。

    “这就是你说的那大一号的孔明灯?”

    瞧了瞧远处所谓的大号孔明灯,斜了完颜宗望一眼的完颜宗瀚忍不住皱紧了眉头——

    从现在的距离来判断,上面的气囊部分大概顶上小半间房屋大,下面的吊篮更是能装好几个人,瞧着跟普通人家的床也差不多了,这特么还能叫孔明灯?这特么是大一号?

    这沙雕是不是对孔明灯有什么误解?或者说,这沙雕是不是对大一号这个词有什么误解?

    “还有,这东西上面除了神臂弓和你说的掌心雷,剩下的还有什么?”

    完颜宗瀚觉得这东西没那么简单,说不定就是完颜宗望这个傻狍子被宋国的那个狗皇帝给骗了。

    完颜宗望却摇了摇头,答道:“剩下的没了。我仔细看过,这东西好像没办法自己调整方向,只能靠绳子拴在大车上来慢慢移动。”

    完颜宗瀚嗯了一声,又指着远处已经渐渐出现的车阵道:“那这些大车呢?”

    “这些大车上都蒙了铁皮,不惧箭矢。”

    完颜宗望答道:“我之前不是没有试过火箭,但是这玩意儿的铁皮太厚,用火箭也没什么用。”

    完颜宗瀚点了点头,仔细打量了半晌之后才疑道:“要照你这么说,那宋军岂不是无懈可击?”

    “差不多就是这么回事儿。”

    完颜宗望摊开手,一脸无奈的道:“无论从哪个方向进攻,他们飞在天上的孔明灯都能攻击到我们,而我们却很难接近他们的大车。

    实际上,就算是没有那种大号的孔明灯,光是他们那种大车就很难突破,再加上掌心雷对铁浮屠的影响,想要灭掉对面的宋军,基本上只能靠人去硬填。”

    完颜宗瀚嗯了一声,道:“那就拿人去填。传我将令,让签军分出来八个万人队,从八个方向对宋军展开进攻。另外,让五万正军分出来四个万人队,伺机而动,让铁浮屠待命。”

    “东王三思!”

    完颜宗望顿时被吓了一跳,劝道:“如此一来,太原城下就只有两万签军围守,若太原守军出战,大军岂不是要腹背受敌?”

    完颜宗瀚却呵了一声道:“你刚才都说了,想要突破对方的军阵就只能靠人填,否则的话只有溃败一途。”

    顿了顿,就在传令兵下去传达完颜宗瀚的军令时,完颜宗瀚又半眯着眼睛道:“你也算是跟那宋国小皇帝交过手,你觉得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宋国小皇帝是个什么样的人?

    被完颜宗瀚这么一问,完颜宗望顿时就沉默了。

    能派出软骨头的吏部尚书李棁前往大营假议和,从而诱杀了郭药师等人,又在汴京城头割发代首,宁肯杀了大宋百姓也绝口不提议和的事情,这种小皇帝是什么样儿的人?

    不要脸?特别坏?骨头特别硬?

    见完颜宗望没有回答,完颜宗瀚便接着说道:“他能在汴京城头上割发代首,不惜对着自家百姓痛下杀手也绝口不提议和投降的事情,如今又千里迢迢的追来太原,由此可见,此人必然是个睚眦必报之辈。

    现在的局面明摆着,要么一举突破对方的军阵,俘虏或者宰了宋国的小皇帝,所有的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要么,咱们就要被宋国小皇帝一路追杀着逃回大金。”

    完颜宗望有些懵。

    之前不是你完颜宗瀚说的,打不过就抢,抢完了就跑,溜也能溜死他?

    现在怎么又变了个说法?

    完颜宗瀚心里也如同哔了狗一般——

    如果大家的实力差不多,如果宋兵还是以前那般鸟样,那自己有一百种方法能让对面的小皇帝跪下来叫爸爸。

    但是现在能特么一样?

    人家可以从天上对你打击,你从地面还攻击不到人家,这特么人家直奔黄龙府去都有十足的底气,谁溜谁还不知道呢!

    一想到这里,完颜宗瀚又把完颜宗望给恨上了。

    如果不是这沙雕一开始没有把宋兵的情况说明白,自己又怎么会面对着这么操蛋的局面!

    PS:感谢星宇&老猪、书友20190114010730037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