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宋最狠暴君 > 第26章 赌国运!
    很多人都以为军阵没有什么鸟用,打仗就是框一下小弟然后直接A过去,推掉对方就OK。

    理论上来说,这个观点并没有什么错误。

    比如赵桓框一下自己的马仔,然后直接了完颜宗瀚,或者完颜宗瀚框一下自己的小弟再直接A了赵桓,理论上来说都是可以的。

    然而也仅仅只存在于理论上。

    赵桓带着马仔从骑兵到步军再到大楯车的车兵和热气球的空军,乱七八糟的兵种掺杂在一起,想要框一下倒是容易,但是同步A过去就很难。

    反之,完颜宗瀚如果带的十万签军和五万正军都是骑兵,那么直接A了赵桓也很正常。

    可惜的是,完颜宗瀚也想让五万正军和十万签军都有战马,更想一次弄上十万铁浮屠出来,可是他实力不允许啊,就算实力允许,金国皇帝完颜晟也不可能放心。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导致完颜宗瀚手下的马仔也很杂,甚至还比不过赵桓手下的马仔们纯粹。

    赵桓手下的马仔最起码还都是清一色的宋人,而完颜宗瀚手下的签军之中有大半都是宋人,金人反而是少数。

    所以完颜宗瀚也没办法直接A了赵桓。

    就连金兵最引以为傲的骑射功夫,在赵桓摆出来的大车阵面前也失去了作用——

    四面全部包围,中间突出来长枪,大楯车根本就不惧怕骑兵的冲击,更不害怕漫天的箭雨,被赵·穿越者·桓魔改后的大楯车除去动力和转向系统要依靠人和马共同完成之外,防御方面却已经有了坦克的雏形。

    尤其是首尾相接成圈之后,本身就已经组成空心方阵以防御骑兵的步卒被大楯车牢牢的护在中央,在不主动追击的情况下,除非完颜宗瀚舍得一次性梭出所有的铁浮屠硬冲车阵,否则根本没办法冲破楯车的防御。

    而且赵桓是大宋皇帝,他愿意分批下注还是一把梭光基本上是看自己高兴,但是完颜宗瀚毕竟只是金国的勃极烈而不是金国的皇帝,所以完颜宗望舍不得,也不敢一次性梭出所有的铁浮屠。

    “完颜宗瀚废了。”

    御辇不远处,赵桓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半是惋惜半是同情的叹了一声道:“他胆怯了。”

    种师道悄然打量了赵桓一眼,但是并不想说话——

    官家到底是从哪儿看出来人家完颜宗瀚胆怯的?

    或者说,就算是他完颜宗瀚胆怯了,你这个大宋皇帝又惋惜同情个什么劲儿?自己是哪伙儿的你分不清楚?

    可是种师道不说话,不代表赵桓就会放过种师道,毕竟装逼这种事儿跟说相声差不多,有逗哏的,就得有捧哏的,有装逼的,就得有捧场赞叹的才行,要不然这个种只装了一半逼的感觉会令人分外难受。

    赵桓不想自己难受,所以也就不在乎他种师道会不会难受:“种卿啊,咱们打个赌赛怎么样?”

    见种师道一脸懵逼的望向自己,赵桓便又接着说道:“就赌他完颜宗瀚能撑多长时间,朕赌一柱香,一柱香之内,完颜宗瀚必然会跑路。”

    瞧了瞧对面已经分出来八股,意欲对整个大宋军阵进行分路击破的金兵,又悄然打量了一眼自信满满的官家,种师道无奈之下只得拱手道:“那臣就赌两柱香。只是……”

    “点香!”

    赵桓扭头对着无心吩咐了一句,又扭过头来问道:“只是什么?”

    种师道斟酌着道:“若是完颜宗瀚不北遁回金,反而绕过大军,意图断我粮道,或是流窜于我大宋各地……”

    由不得种师道不担心。

    毕竟从军几十年,又有前面完颜宗望的故事,种师道的心里很清楚,光是凭着热气球、掌心雷和大楯车这三种好东西,想要打赢完颜宗瀚很容易。

    但是打败了完颜宗瀚之后呢?

    如果完颜宗瀚按照官家的想法北遁回金国,那自然是极好的,可要是完颜宗瀚反其道而行之,不往金国跑,反而跑去断了大军的粮道,或者满大宋的流窜,那当今官家岂不是要和太宗皇帝一样?

    问题在于,太宗皇帝伐辽是主动出击,败了也能得个高梁河车神的名声,当今官家却是带兵救援太原,若是被断了粮道,岂不是刚解太原之围,却又陷了当今官家?

    大宋承担不起这种损失!

    就算是再退一步讲,完颜宗瀚不会跑去断大军的粮道,光是流窜于各地劫掠,都足以让大军疲于奔命。

    因为大楯车追不上四条腿的骑兵!掌心雷这种东西也会受到天气的影响,阴雨天气不敢拿出来用!

    赵桓却呵的笑了一声,随手指了指周围的车阵,反问道:“断朕的粮道?他敢么?朕有此大军,他完颜宗瀚去断谁的粮道?

    另外,种师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种师道躬身道:“请官家示下?”

    “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

    赵桓半眯着眼睛道:“朕就是要一次打疼他姓完的,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害怕,让他知道,这大宋是朕的大宋,不是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猎场!”

    说完之后,赵桓便大声喝道:“擂鼓!迎敌!”

    ……

    沉闷的号角声,沉重的鼓声,箭矢的破空声,掌心雷的爆炸声,马嘶声,惨叫声,数种声音交织在一起,共同奏响了死亡奏鸣曲。

    死的都是被完颜宗瀚当成炮灰的签军。

    众所周知,马是一种很聪明的动物,而聪明的动物就会怕死,战马也不例外。

    而且战马害怕的东西并不少,比如巨大的响声,火光,硝烟,这些都足以让战马害怕从而受惊失控,偏偏掌心雷就具备了这几种特点。

    理论上来说,战马是可以通过长期的训练来适应,甚至于变得不怎么畏惧这些东西,但是签军的战马,甚至于金兵正军的战马,乃至于铁浮屠胯下的战马,却没有经历过类似的训练,所经受的训练最多也就只能做到迎着箭雨冲锋,根本做不到硬抗着爆炸和硝烟再继续冲阵。

    而按照赵桓的大炸逼属性,无论是安装在热气球上的神臂弓,还是车阵之中的八牛弩和神臂弓,箭矢上面都是绑了掌心雷的,区别只在于多少。

    毕竟种花家的光荣传统就是穷则战术穿插,达则给老子炸。

    跟上辈了穿到崇祯年间穷成狗的开局不同,现在有钱有技术还有人,既然能选择给老子炸,赵桓自然而然的就瞧不上战术穿插了。

    汴京城下,黄河岸边,完颜宗望所经历的一幕似乎又再一次上演——

    巨大的爆炸声,刺鼻的硝烟,还有掌心雷爆炸之后形成的破片杀伤,使得大量的战马受惊失控,被摔下马的骑士,跟着一同前进的步兵,任何拦在惊马面前,能够对惊马逃命形成障碍的,此刻都成了惊马的攻击目标。

    野蛮冲撞,死亡践踏,一切的一切,都只为了逃命。

    完颜宗瀚阴沉着脸,斜了完颜宗望一眼之后沉声道:“这就是你说的会爆炸的东西?这就是你说的战马受惊狂奔?”

    见完颜宗望点头,完颜宗瀚终于忍不下去了,举起手中的鞭子就抽向了完颜宗望:“你他娘的是不是傻!宋国小皇帝手里有这些东西,你不想办法派细作弄到手?你他娘的还兵围汴京?嗯?

    好,你没把这等东西弄到手也就算了,你他娘的兵围汴京也就算了,本王都忍了,可是你个蠢货怎么就蠢到连话都说不明白!郭药师该死,你也该死!”

    眼看着完颜宗瀚陷入了暴怒状态,完颜宗望连躲都没敢躲,只能双手抱头硬挨了几鞭子,待完颜宗瀚的火气小了一些之后才道:“那现在?”

    “赌!”

    完颜宗瀚咬牙切齿的道:“拼着签军和正军全都不要了,就赌他小皇帝手中的掌心雷并不多,等到没有了这种掌心雷,就把铁浮屠派过去,直取宋国小皇帝的狗头!”

    完颜宗瀚现在越来越想宰了完颜宗望——

    被郭药师那个狗东西一忽悠,完颜宗望这个傻狍子就兴冲冲的跑来攻宋,结果现在郭药师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完颜宗望手底下带着的包括七千铁浮屠在内的两万正军以及五万签军却死了个七七八八!

    如果单纯只是这样儿倒也罢了,可是原本好好的局面被搞成现在这个鸟样,莫名其妙的就变成了赌国运!

    但是,人家宋国小皇帝赌的起,是因为人家有钱有人,与之相比,穷的一批且丁口稀少的大金国能赌得起?

    简直就是彼其娘之!当初就应该早点儿宰了完颜宗望这个沙雕!

    完颜宗望却没发现完颜宗瀚眼底闪现的杀机,反而皱着眉头道:“签军只怕指望不上,里面本来就有许多宋人,一旦战局不利,估计这些人就会一溃千里,到时候就只能指望正军了。”

    完颜宗瀚扭头瞧了落后半个马位的完颜宗望一眼,目光闪烁一番后忽然说道:“那就不指望签军。一旦签军溃败,就立即派正军顶上,我不信那狗皇帝手中有那么多的掌心雷!”

    PS:感谢书友20191007175626451的千赏!感谢书友20170608120751168和时光_瘦了的打赏!

    PS:这两天因为身体原因,所以更新不力,抱歉,很快会恢复正常。前几天陪狗皇后去看颈椎,朕犯贱,就让那个老中医把了把脉,结果他说朕因为生物钟太过混乱,现在是阴虚火旺,不能补,得天天早睡早起外加五公里。

    关键是他没给朕开药,知道吧,这特么就让人心里很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