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宋最狠暴君 > 第27章 正义在八牛弩的射程之内
    人生几大错觉——我能戒赌,我能戒烟,我能戒色,我能戒毒,我能翻盘。

    关键是,口口声声喊着戒色的老哥们大多在看戒色吧,口口声声要戒赌的老哥们也大多在戒赌吧里无尽沉沦。

    所以自以为自己能够翻盘的完颜宗瀚很快就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真·大炸逼。

    赵·穿越者·桓从来就不心疼钱,因为现在花的一千多万钱都是赵吉翔跑路之时留在封桩库里的,这些钱在名义上是不存在的。

    更重要的是,钱没了还可以再挣,命没了,赵桓也没有把握是否会再穿越一次。

    如果不能再穿一次,那死了可就是真死了,赵桓不愿意赌。

    尽管赵桓并不是多么怕死,毕竟也是活了两辈子的人了,可是能好好的活着,能好好的见识见识大宋的风土人情,能好好的折腾折腾,顺便把姓完的彻底弄成小完子,又有谁愿意直接去死?

    反正赵桓不愿意。

    所以从汴京出发之前,赵桓就命人备下了大量的掌心雷,就连进军之时,赵桓都是让那些工匠在车上休息,等到安营扎寨的时候再趁机制作掌心雷之类的好东西。

    如果不是现在没有攻城的必要,赵桓都想把投石机弄出来,然后再配和炸药包这种好东西,让姓完的好好尝一尝什么叫做全方位火力覆盖。

    当然,现在完颜宗瀚就已经见识到了什么叫做钦宗版弹药量。

    热气球上的掌心雷和箭矢用完了,只需要一个旗语,下面守着的一群士卒就会驱使牛、马甚至于骡子来拉动绞盘,待热气球降下来之后便立即往吊筐里面搬运掌心雷和箭矢。

    大楯车就更方便了,往往在里面的掌心雷和箭矢用完之前,车阵里面的士卒就会打开一块档板,让负责后勤的士卒把掌心雷和箭矢补充过去。

    总之,能用钱解决的问题,赵桓向来不会拿人去填,能炸姓完的一脸,赵桓就绝对不会操刀子砍人。

    “正所谓有理不在声高,无理寸步难行。”

    赵桓瞧着对面已经人仰马翻,彻底乱成一团的签军笑道:“你看,让掌心雷跟他们说话,比咱们声嘶力竭的喊几嗓子可有用多了。

    毕竟咱们都是文明人,文明人就要用文明的方式来碾压野蛮,不能跟野蛮人一样光想着操刀子砍人。”

    ???

    种师道一脸懵逼的瞧了瞧轰隆隆作响的掌心雷,又仔细听了听几乎被爆炸声彻底掩盖住的箭矢破空声,整个人都开始怀疑人生——

    现在是谁的声音更高一些?

    赵桓却又接着道:“所以说,正义就在八牛弩的射程之内,真理就在掌心雷的爆炸范围,古人诚不我欺!”

    这个古人是谁?

    种师道心中的疑惑更多,明明有一肚子的话想说,可是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明明感觉官家的这些话纯属胡扯,可是种师道又不敢直接跟官家说你在扯蛋。

    然后赵桓就很高兴。

    你看,自己的理论,连种师道这种沙场老将都不反对,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了朕是正确的啊!

    既然朕是正确的,那赵吉翔就是错误的,非黑即白。

    ……

    签军很快就开始了崩溃。

    在后世的热兵器时代,作战部队在减员过半的情况下通常会被视为丧失战斗力,而在冷兵器时代,很多军队在面临着伤亡数量达到百分之十的时候,其作战意志就会动摇,继而形成溃败。

    并不是只有死亡才叫伤亡,受伤同样也会减员,甚至死者的惨状和伤兵的哀嚎,会对其余士卒的士气形成致命的打击。

    而签军几乎在第一轮进攻的时候,伤亡就达到了十分之一甚至更多——

    神臂弓是能把人串成糖葫芦的大杀器,而八牛弩这种大杀器没办法把人串成串,而是会在彻底失去动能之前把所有挡在面前的人全部断成两截,属于那种真正的挨着就死,擦着就伤。

    掌心雷这种一炸就是一大片的大范围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就更过份了。

    尽管掌心雷的爆炸力度在赵桓看来也就是那么回事儿,可是在冷兵器时代,这种靠着破片能大范围伤人的东西甚至比八牛弩这种一杀就是一条直线的武器更令人胆寒。

    更别说签军的成分本来就很复杂,大量为了借着金兵的名头好大肆劫掠而加入签军的宋人强梁本身就谈不上什么作战意志的问题,现在被掌心雷这么一炸,再加上赵桓这个皇帝亲征的名头,这些人几乎在一开始出现伤亡之后就开始了溃散。

    而随着这些人的溃散,其余那些准备拼一把的,由辽人乃至于金人组成签军也开始跟着溃散,继而演变成了所有签军的大溃败。

    完颜宗瀚的脸上也不复刚才的淡然。

    虽然知道签军靠不住,可是也没想到这些废物们会溃散的这么迅速——

    一如当初黄河一通鼓响,敲散了十几万的宋国禁军,现在是一通掌心雷炸,炸散了十万签军!

    “让正军顶上!”

    眼角抽了抽,完颜宗瀚阴沉着脸道:“让铁浮屠跟在正军后面,伺机而动。”

    完颜宗望嗯了一声,却又有些迟疑:“万一正军也顶不住,铁浮屠……”

    “顶不住也要顶!”

    完颜宗瀚沉声道:“告诉他们,若此战不能胜,金国早晚亡于宋国皇帝之手,让他们想想自家的父母妻儿!”

    然而局面并没有如同完颜宗瀚和完颜宗望所设想的那样儿好转。

    尽管完颜宗瀚所带的五万正军都是精锐之中的精锐,但是在面对着稳如老狗的大宋军阵和八牛弩、掌心雷这种大杀器的时候,再怎么精锐的正军也只能饮恨当场——

    正军的盔甲确实称得上精良,然而能防得住普通的箭矢的盔甲却防不住神臂弓和八牛弩,更别说四处乱飞的掌心雷破片。

    正军的作战意志和战场上操刀子砍人的技术也确实远非签军所能比,但是正军毕竟不是迷彩绿,没有如同迷彩绿那般经历过七天七夜死战不退的血火洗礼,再如何坚定的意志也做不到像迷彩绿那般彻底无视伤亡还能坚持作战。

    所以正军也顶不住。

    “诈败!如果不能诱使宋军出战,他们只需要龟缩在车阵后面,光拖都能拖死咱们了!”

    已经接近彻底绝望,然而又不甘心就此认栽,完颜宗望只得祭出了最后的招数:“唯今之计,也只有让铁浮屠后撤,然后让正军诈败,诱使宋军追击!”

    完颜宗瀚阴沉着脸,斜了完颜宗望一眼之后道:“那就依你所言。若是实在不行,也唯有退兵一途了。”

    完颜宗望却被完颜宗瀚说得一愣:“退兵?”

    “议和,退兵。”

    完颜宗瀚长舒一口气,又叹了一声道:“如果连诈败都不行,这仗还怎么打下去?你告诉我怎么打?

    再打下去,也无非是把所有的正军和铁浮屠全部葬送在太原城下罢了,反倒不如先行议和,等退回大金之后再整军备战。”

    “不过,十万签军顶不住,那就招募五十万签军,五万正军顶不住,那就十万,二十万,奇袭不行,那就步步为营,一城一城的打过来,迫使宋国小皇帝再一次带兵亲征。”

    完颜宗瀚嘴角挂起一抹诡异的弧度,又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不过,这个速度要快,前脚议和退兵,后脚就得整军备战,不能给宋国小皇帝一丝喘息的机会,否则还不知道他要弄出来多少掌心雷一般的东西。”

    回过神来之后,完颜宗望也点头道:“东王说的是,宋国小皇帝不除,早晚会成我大金国的心腹大患!”

    ……

    种师道瞧了一眼已经开始撤退的金兵,忍不住扭头望向了赵桓:“官家,金兵已经溃败?”

    正在端着望远镜打量着战场的赵桓笑眯眯的嗯了一声,问道:“种卿是担心朕会追击金兵?”

    呵呵笑了一声,赵桓指了指退而不乱的金兵,笑道:“虽退而不乱,姓完的明显就是想要以诈败来诱使我军追击,如此雕虫小技,还想拿来骗朕?老祖宗写兵法的时候,这些女真奴还不知道在哪棵树上蹲着吃果子呢!”

    种师道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官家带兵亲征不可怕,甚至官家知兵不知兵的都不要紧,怕就怕官家不知兵还胡乱指挥,一看见金兵开始撤退就以为自己赢定了,好大喜功之下放弃车阵开始追杀金兵,那才是真正的麻烦事儿!

    幸好,当今官家明显知兵,甚至一眼就能看破金兵是在玩诈败的战术,不至于脑袋一发昏就要追杀追兵,这倒真是大宋的幸运,也真是金兵的不幸了。

    “无论金兵干什么,待会儿都按照原定的计划,稳步向前推进,直到太原城下,朕要去太原城中吃早饭。”

    赵桓自然不知道种师道心里在想些什么,只是自顾自的说道:“姓完的要是逃路,就放他们跑,不用追,朕留着他们还有用。

    只是不知道,王禀和张孝纯在见到朕的时候,又该是一副什么样儿的表情?惊?喜?又惊又喜?或者是惊大于喜?”

    PS:感谢书友150304142401345的千赏,感谢月夜的星辉和书友20200527061406176的打赏!

    PS:朕要拿《神话版三国》祭天,谁也不许拦着朕!朕就是不信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