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宋最狠暴君 > 第35章 御驾已归!
    在中原堂口五千多年的历史之中,如果没有爱新觉罗家那十二个辣鸡外加一个老妖婆垫底,那么在所有的皇帝之中,赵吉翔不说是倒数第一的废物,估计也差不多。

    然而就像是那个谁谁谁说过的一样,一卷卫生纸都有他的用处,赵吉翔自然也有他的用处。

    比如回到京城之后,赵吉翔忽然自觉罪孽深重,愧对天下百姓,无颜见列祖列宗,唯有一死以谢天下——

    只要赵吉翔在挂掉之前下道遗诏,说大宋制度积重难返,唯有大力改革才能一改颓势,所以希望自己的儿子,未来的千古一帝,赵桓同志能够继承自己的遗志,革新朝政,带领着大宋从现在的胜利走向更多的胜利,那不就体现出了赵吉翔的用处?

    反正死者为大,赵吉翔一挂,这位道君皇帝以前的破事儿就算是翻篇了,再加上大宋又是以孝治天下,上皇临终遗诏要求赵桓改革,谁还能站出来反对?

    所以怎么才能让赵吉翔心甘情愿的一死以谢天下,而且不引起其他人的怀疑?

    毕竟,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赵吉翔是个什么鸟样儿的辣鸡,说他赵吉翔能够幡然醒悟然后自裁,估计连汴京城里的旺财都不会相信。

    “启奏官家,上皇已在一个时辰之前入城。”

    还没等赵桓琢磨明白,究竟是该让赵吉翔自裁以谢天下还是应该让他滚去龙德宫里练书法,大军就已经到了汴京城下不远。

    “遣使报捷。”

    赵桓只是稍微一打量汴京城的城头,嘴角忍不住挑起一抹诡异的微笑:“还有,待会儿入城之后,立即关闭所有城门,何卿和种卿各自安排人手去守住城门,不许任何人进出。”

    ……

    靖康元年的二月末,汴京城里里外外已经染上了一层绿色,杨树的嫩叶和柳树的嫩芽都开始慢慢的舒展开来。

    若是往常这个时候,不仅会有许多穷人跑去采摘杨树的嫩叶,就连许多富贵人家,也会各自派出一些下人去采摘杨叶柳芽。

    对于穷人来说,嫩嫩的杨叶柳芽只要清洗干净了再拿水氽过,稍微一拌就是一道亦菜亦粮的好吃食,多吃一口杨树叶子,就能省下一口粮食,多这一口粮食做种子,来年兴许就能多收几斗粮食。

    对于富贵人家来说,每年就只有这个时候才有,其他时候有钱都买不到的东西就是稀罕的,哪怕是不指着这玩意裹腹,也得弄些回来尝尝新鲜。

    但是今天,整个汴京城里里外外都透着一股子诡异,往常摩肩接踵的街上空无一人,道路两边大大小小的铺子也早早的就关门闭店,更没有谁还有心情在乎那嫩嫩的杨叶柳芽。

    因为上皇回来了,更因为上皇一回来,就下令不许百姓出门,同时还派出人手去接管汴京的城防。

    汴京城里或许有傻子,但是对于任何一个脑子正常,且从小就早就见惯了政治尔虞我诈的汴京百姓来说,上皇这番作派所透露出来的信号,几乎就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

    汴京城的百姓并不喜欢上皇赵吉翔。

    金兵来时慌忙传位,自己带着国库和禁军逃命,这样儿一个弃社稷宗庙于不顾,置江山万民于水火的官家,实在是很难让人喜欢得起来。

    尤其是有了赵桓死守汴京又亲征太原的对比之后,汴京城的百姓就更加看不上赵吉翔了。

    但是看不上又能怎么样?

    上皇毕竟是上皇,他还是当今官家的生父,在以孝治天下的大宋,这是无论如何都绕不过去的一个问题,就算是当今官家还在汴梁,只怕也对上皇没什么好办法吧?

    更何况,上皇手中还有二十万装备精良的禁军。

    就像现在,上皇派了大量的禁军去接手汴京的城门和城墙防务,手无寸铁的百姓又能怎么办?

    或许,只能寄希望于那些跟随官家一起守过城的斑儿,又或者,只能盼着官家早点儿回来?

    “大胜!官家亲征,斩虏十万!御驾已到城外!”

    就在整个汴京城的百姓都忐忑不安时,两骑红翎信使像发狂的野猪一般向着汴京城狂奔而来,一边纵马狂奔,一边高声大喊。

    “大胜!官家亲征,斩虏十万!御驾已到城外!”

    城门口,正在纠结到底要不要跟官家所派禁军换防的士卒顿时不再纠结,又见远处已经缓缓升起,向着城门口开始移动的热气球,负责守卫城门的士卒顿时精神大振,或执腰刀,或执朴刀,遥指着对面的禁军,待放过红翎信使入城之后,领队的都头笑得更是狰狞:“老子再说一遍!除了当今官家的旨意,或者李相公的钧令,剩下的谁说也不行!你拿着驴子日的高俅的手令来跟老子换防?”

    “你想造反?”

    眼看着红翎信使已经入城,心中也明白局势很可能会彻底崩坏的禁军都头顿时阴沉着脸,喝道:“你奉的是官家的旨意,本都头也是奉了上皇的旨意!别说是你一个小小的厢军都头,就算是当今官家在此,难道又会违背上皇的旨意?”

    守城的厢军都头狞笑道:“老子虽然只是个都头,但是老子不傻,别以为老子什么都不懂!

    告诉你,本都头吃的是当今官家的粮,当的是当今官家的兵!今天除非是官家亲自下令,否则的话,谁都不行!别说你拿的是高俅那驴日的手令,就算你拿是李纲李相公的手令也不行!谁敢在官家进城之前关了这个城门,老子就宰了谁!”

    禁军头领缓缓的抽出腰间的长刀,摇了摇头,眼中满是怜悯之色:“既然如此,你也不要怪本都头,都是奉命行事,各为其主罢了。”

    厢军都头却狂笑起来,高声骂道:“奉命在金兵围城之前弃逃而逃,在官家大胜而归之时来摘果子,顺便还要关了城门,把官家拒之城外?还说什么各位其主?老子是为了官家,你他娘的是为了你这皮身!老子入你娘的歪批!”

    骂完之后,这厢军都头便直接挥刀向着禁军都头砍去,完全一副以伤换伤以命换命的疯魔打法,区区几十个守城的厢军紧随其后,在这厢军都头的带领下结成阵势,一时间竟逼得装备装备精良的禁军节节后退!

    随着红翎信使高声报捷的声音在汴京城中穿城而过,与城门处一样的戏码也开始在汴京城中不断上演。

    从出征到现在,前前后后所有的时间加起来都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官家居然斩虏十万?御驾已归?

    这特么的,尽管所有人都对当今官家有信心,可是这惊喜也来得太刺激了点儿!

    但是红翎信使是不可能谎报军情的,因为红翎信使代表的含义太过于重要,所以胜就是胜,败就是败,可以不报,但是绝对不能谎报。

    这也就意味着,官家真的在出征不到一个月之后就大胜归来!

    “大胜!官家亲征,斩虏十万!御驾已归!”

    忽然就有了底气的士卒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效忠官家还是投降禁军,从此后再回到以前人不人鬼不鬼的贼配军,这几乎就是一个用脚投票都不会投错的送分单选题!

    就连汴京城中的百姓都自发了走出了家门,尤其是此前曾被赵桓征召协助守城,又得到了和守城士卒同样待遇,早就看上皇赵吉翔不顺眼的结义社的社团成员更是慢慢的串联到了一起,开始试图像禁军一样结阵而战。

    比较操蛋的是,禁军不仅打不过那些跟赵桓一起守过城的厢军,甚至打不过这些堪称是无组织无纪律的社团份子——

    马社能拉出来成建制的骑兵,弓社里除了普通的弓弩之外还有神臂弓,甲社的社团成员更是丧心病狂,他们拥有步人甲……

    跟着赵吉翔充当了一辈子的仪仗队,基本上就没有打过什么苦仗的禁军,在跟死磕过金兵的厢兵和社团成员们一交手,就被打得节节败退。

    尤其是种师道所率领的西军到达城门口之后,前来接手城防的那些禁军就直接了当的扔下了手中的刀枪。

    如果完颜宗望没有退兵之前就发生这一幕,估计完颜宗望的尿都能笑出三丈高。

    但是很可惜,完颜宗望早早的就被赵桓怼成了狗,现在早就跟着完颜宗瀚逃往了析津府,自然也就没办法看到眼前这激动人心的一幕大戏。

    赵桓倒是看到了这一出大戏,而且剧本基本上都是按照赵桓原本的推算在进行,但是赵桓心里却高兴不起来。

    二十万禁军啊,那不是二十万头猪,哪怕这二十万废物打不赢二十万头猪,那也是因为带领他们的统帅太于过废物的原因——

    如果这二十万禁军效忠的是自己,赵桓觉得是光凭这二十万装备精良的禁军,自己就能横扫了整个世界!

    “守城者记功。至于这些废物,”

    赵桓打量了一眼跪在路边的禁军,忍不住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喝道:“扒了他们的皮,另行看管,反抗者杀无赦!”

    PS:感谢“书友20180424193950063”的1000起点币打赏,感谢书友“燕狂徒VS武则天”、“雄M雄”的500起点币打赏,感谢书友“梦行当下”、“星辰雨辰”、“厮守以后”、“一袖乾坤1”的100起点币打赏。

    另外,以后不再感谢“时光_瘦了”的打赏,因为朕今天才发现,这是狗皇后的小号……

    再PS:今天开了六个小时的高速,终于从国丈家回到了京城,实在是累成狗,先更一章,明天开始恢复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