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宋最狠暴君 > 第36章 该结束这场闹剧了
    二十万装备精良但是战斗力还不如二十万头猪,打不过厢军也打不过社团成员的大宋禁军,在仅仅半个时辰不到的时间里全部成了阶下之囚,甚至连成规模成建制的反抗都没有。

    随着禁军缴械投降,刚刚还剑拔弩张的汴京城也重新鲜活了起来,“官家万胜!御驾已归”的欢呼声开始响彻整个汴京,甚至隐隐传到了气氛一片紧张的紫宸殿。

    刚刚率众进入紫宸殿不久的赵吉翔脸色微微一变,转而却又镇定下来,沉声道:“皇嫂可听到了?这京城万民,始终还是认可朕这个大宋官家的。”

    “请元祐皇后撤帘。”

    不待孟太后说话,蔡京就先跳了出来,言语中只字不提元祐皇后被赵桓尊为隆祐太后的事情,只是口口声声的称呼元祐皇后。

    扫视了殿中群臣一眼,蔡京又接着躬身道:“毕竟民心所向,臣请元祐皇后撤帘还政!”

    “一派胡言!”

    没等珠帘后面的孟太后出声,李若冰就先站了出来,高声道:“上皇已禅位于当今官家,何来还政之说!

    即便上皇意欲还政,也该等当今官家回京之后再行还政,蔡老匹夫如今逼迫太后撤帘,视当今官家旨意如无物,岂非离间天家?”

    训斥完了蔡京,李若冰又躬身对珠帘之后的孟太后拜道:“臣,请诛蔡京,以正天下视听!”

    珠帘后的孟太后依旧没有出声,李纲暗中向着王宗濋使了个眼色,然后出班拜道:“臣,李纲,附议,请诛蔡京,以正天下视听!”

    随着李若冰和李纲先后表态,整个紫宸殿里顿时站出来数十位官员,一起躬身拜道:“臣等附议,请诛蔡京,以正天下视听!”

    珠帘后的孟太后终于叹了一声,说道:“上皇,可知人心所向了么?”

    赵吉翔还没有开口说话,高俅却高声喝道:“殿前武士何在!”

    在这个不胜即死的要命关头,从汴京街头混混起家的高俅终于显示出他狠辣的一面——

    解决不了问题,就解决掉提出问题的人,比如李若冰和李纲,解决掉他们,再用他们的人头来逼迫孟太后撤帘还政,剩下的自然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王宗濋站出来拍了拍手,待一众殿前司的武士冲进来之后才摸了摸鼻子,对高俅道:“殿前武士在此,高太尉唤他们做什么?可是要蹴鞠么?”

    我蹴你大爷的鞠!

    高俅心中暗骂一声,打量了一眼各执兵刃的殿前司武士,皮笑肉不笑的道:“本太尉好歹也曾做过一段时间的殿前司指挥使,对于殿前司关心一些,也是正常。”

    “哦~!”

    王宗濋摆出一副晃然大悟的样子,又挥挥手命殿前司武士退下,然后才捋着胡须道:“现在本官蒙官家不弃,钦点为殿前司指挥使,就不劳高太尉挂心了。”

    赵吉翔脸色一沉,望着王宗濋道:“王卿家好大的官威!”

    “谢上皇夸奖。”

    王宗濋不屑的呵了一声道,又恭恭敬敬的向着赵吉翔拜道:“臣,请上皇退居龙德宫。”

    何灌也躬身拜道:“臣附议,请上皇退居龙德宫。”

    赵吉翔的脸色终于变了。

    王宗濋全面倒向赵桓,原本就在赵吉翔的预料之中——

    王宗濋于自己而言,不过是众多大舅哥小舅子之中的一员,而对于赵桓来说,王宗濋却是唯一的亲舅舅,他如果不全面倒向赵桓,那才是大白天的见了鬼。

    只不过,王宗濋所执掌的殿前司也就是那么回事儿,大猫小猫一共就没几只,成不了什么大事儿。

    但是何灌为什么也会倒向赵桓?

    他可是当初自己一手提拔上来的,甚至自己退位之后,还曾经让他去守卫皇城的宫禁!

    朝堂之上,一众武将眼看着何灌和王宗濋都先后表态,便一起躬身拜道:“臣等附议,请上皇退居龙德宫!”

    “你果然还是那个样子,见小利而忘大义,好大事而惜身,如今更是为了一己之私,就不惜闹出来这么大的乱子。”

    就在赵吉翔忽然感觉自己有些手足无措的时候,珠帘后的孟太后却叹了一声,说道:“上皇,好好的修你的仙,问你的道,不可以吗?莫非一定要败光祖宗留下的基业你才甘心?这场闹剧,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

    御辇之中,赵桓半眯着眼睛,又伸手放下了帘子——

    现在赵桓已经不太相信汴京城百姓的节操了。

    大宋的百姓全都有往车上扔东西的毛病,有扔干果蜜饯的,也有扔手帕肚兜的,从太原回汴京的一路上,赵桓的御辇上,还有旁边护卫的车上,就已经不知道被人扔了多少干果蜜饯和手帕肚兜。

    现在大胜而归,又是当着汴京百姓的面儿解决了那二十万废物点心,这些刚刚从地狱进入天堂的汴京百姓肯定会跟着起哄,到时候难免会往御辇上扔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可能比太原和一路上经过的那些小城百姓还要疯狂……

    “官家!官家!”

    果不其然,随着如雨点一般密集的干果蜜饯、手帕肚兜扔到车上,周围的百姓也跟着魔了一般疯狂的想要靠近御辇,隐隐还有些女子在不停的尖叫:

    “官家何时选秀!”

    “愿入宫伺候官家!”

    “奴家肯定能生儿子!”

    更有大胆的,心里也清楚自己没资格参与选秀入宫的,干脆就把手中的锦帕塞到随着赵桓一起进城的士卒手中——

    虽然有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的说法,也有贼配军和斑儿的称呼,但是有封爵的贼配军可不是普通的斑儿,那是有爵位的爵爷!

    既然官家这次阵斩十万金虏,那按照官家此前的承诺,这一次随军出征的将士里,又该有多少人能封爵?万一就让自己捡着了呢?

    种师道和何蓟骑着马在前面开路,两个人互相对视一眼之后发现对方眼中尽是笑意。

    光是拿十颗金兵人头能封爵的旨意就已经出现了这么大的改变,当官家说封狼居胥和勒石燕然者为好男儿的话传开了之后,又会产生什么样儿的影响?

    直到路边有人高叫了一声冤枉,算是彻底破坏了何蓟和种师道的好心情,甚至就连御辇的行进队伍都受到了影响。

    十几个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官差和几十个被倒捆双手的百姓停在路边,瞧那样子原本应该是要往开封去的,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赵桓的大军忽然回来,更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被捆着的百姓之中居然有人高声喊冤。

    种师道和何蓟的脸色都黑了下来。

    在官家得胜还京,刚刚摆平禁军,又有大量百姓围观的时候出现百姓大声喊冤的情况,兼任开封府知府的郓王赵楷肯定会倒霉,哪怕官家进城之前没有通知过开封府,哪怕开封府知府可能根本不知道这事儿,那也他完蛋了。

    但是吧,这事儿被这么一闹,好像官家的脸上也不怎么光彩。

    赵桓也很好奇。

    自打穿越之后,赵桓不是在打仗,就是在去打仗的路上,整整两个多月的时间,硬生生的凭着自己的本事把皇帝当成了平头哥,可是在大街上听到百姓喊冤,这还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

    然后赵桓就听到了一个隐隐有些预料,却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的答案:

    完颜宗望兵围汴京的时候,蔡京的儿子蔡攸负责守卫东水门,却不曾想,东水门被百姓冲破,蔡攸也因此被赵桓剁了喂狗。现在蔡京跟着赵吉翔回了汴京,所以蔡京打算先下手为强,趁着赵桓还没有回来的时候先在那些强行冲开了东水门的百姓身上出口恶气。

    本身因为皇位之事就早已对赵桓心存不满,再加上赵吉翔带着二十万禁军回了汴梁,兼任开封府知府的郓王赵楷顿时感觉找到了主心骨,在有人撑腰之后当即就跟蔡京一拍即合,打算先从百姓身上恶心恶心赵桓。

    当时整个汴京城都被笼罩在二十万禁军的阴影之中,守城的厢军和二十万禁军对峙,大量的百姓都留在家中观望,被抓了的这些百姓也只能自认倒霉,想着后面再寻机会破财免灾算了。

    只是不曾想,开封府抓人的官差还没能带着这些刚刚抓到的百姓返回开封府,就直接遇上了刚刚回汴京的赵桓的大军,汴京城的百姓冲出来帮着厢军打禁军时,顺手把他们也给打了……

    赵桓打量了一眼忽然之间沉默下来的人群,又瞧了瞧跪在地上,此时衣衫凌乱,个个鼻青脸肿的官差,满肚子的槽却不知该从何吐起。

    “真特么是一群神仙……”

    内斗天赋点直接满值的赵吉翔当初卷钱带兵跑路的时候就没安什么好心,现在这一切不过是他开始回来摘果子而已,原本就在预料之中,没什么好稀奇的。

    可是赵楷这个智障到底是怎么想的?真以为恶心死自己,就能轮到他赵楷当皇帝了?

    特么赵吉翔也不愿意啊!

    “把这些废物跟那二十万头猪关在一起,回宫!”

    赵桓半眼着眼睛道:“是该结束这场闹剧了。”

    PS:感谢书友“血色流觞”的盟主打赏!感谢书友“v花影旋岚v”的3000起点币打赏,感谢书友“辛巴大神”和“杜鐾”的1000起点币打赏,感谢书友“盛唐”的200起点币打赏,感谢书友“厮守以后”、“蚀火凤凰”、“亚布=卡列波斯”、“shumushui”的100起点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