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在真假嫡女世界签到 > 第二百四十八章 符术科第一课,谁给谁下马威
    大周朝国子监的第一节符术课,就这样开始了。

    师月灵告辞离去,众学子站在寒风中,眼巴巴地看着江琬。

    江琬在做什么呢?

    她优哉游哉地先在清风堂签了个到。

    国子监中可是遍地都有签到点的,自然,清风堂如今也是个重要地界了,又怎么可能没有签到点呢?

    系统:“你在国子监符术科清风堂签到,获得特殊加持,诵符成真。”

    咦,什么是诵符成真?

    这回系统没有具体解释,江琬却感觉到,自己丹田中的明凰真印忽然轻轻一震。

    顿时,江琬就明确感觉到,自己对种种符法的理解又更上了一层楼。

    以前,她画生字符的时候,可以虚空生符,也就是说,只要她引动真气,哪怕没有符纸和符笔,她也能凭空在虚无处绘出生字符来。

    因为生字符她是从殷墟文书中自行领悟而来,所以她才拥有此能。

    至于其它的符文,比如药符术中的祛邪符、镇邪符等等,她却是做不到的。

    可有了这个诵符成真后,一切又有不同了。

    不但生字符她可以省去凭虚画符这个过程,直接念诵成符,就是其它符法,包括药符术在内,只要是她会的,她就都能够一言成符。

    这在战斗中,又该是个多大的便利?

    江琬心中顿生一股喜悦,她面上的笑容也更真切了些。

    真没想到,开设符术科,传授生字符,原本看起来这是一个首先要讲奉献的苦差事,结果系统就给惊喜,活儿还没干呢,奖励倒是先发放了。

    江琬笑微微道:“诸位,符法一道,尤其是生字符,不是凭空练出来的。欲使人生,先明其死。诸位既要学生字符,便随我下山吧。”

    什么?

    众人都懵了,尤其是西京贵族们,各大家的家主在后头博弈,人脑袋都快掐成狗脑袋了,才给他们掐出这些学符的名额,结果开课后,你这位先生第一句话就是叫大家下山?

    少不得不少人面露惊讶,面面相觑。

    这个时候,又有人率先反应过来。

    而这个人不是裴卓,不是江璃,却竟然是韶文颖。

    韶文颖立刻大声道:“先生说的是,学生跟随!”

    说着,眼看江琬点点头,转身就走了,他就连忙拔腿跟上。

    众人:“……”

    尤其是房隽高朗等人:“……”

    卧槽?

    问候一下你韶家各位长辈可好?

    这小子简直已经不要脸了,你可还记得曾经在西市与江琬初见时,你是怎样的狗脸朝天,牛批无限?

    现在呢?

    跪舔得这么快,你爹知道吗?

    江璃连忙紧跟着做了第二个追随的人,裴卓也立刻跟上,其余众人便也纷纷动步。

    欧阳琼英一跺脚,忽然伸手一拉身边的南开平和拓跋来平,喊了一声:“两位师兄!”

    她的声音里带着微微的嗔恼,具体的话语虽未出口,可眼神却已经将她的意思表达出来了——

    咱们真的就要这么乖乖听话吗?这才刚开课就被人家牵着鼻子走,以后这一个个的,岂不都要做十闲十孝好弟子?

    学东西归学东西,可也要看是个怎么学法啊。

    南开平神色间就有些犹豫,可拓跋来平一心倾慕欧阳琼英,他又直来直往惯了,却没有那么多顾忌。

    他低声道:“师妹莫恼。”

    话语一落,立刻又扬声道:“江先生,学生有一门轻功,还有一门神行符法,请先生指教可好?”

    说话间,一张符被他从腰间褡裢中取出,真气一动,着手一拍,就被他拍到了腿上。

    然后他身形一动,整个人就仿佛被一股狂风裹起了一般,呼呼刮过众人身边,流星般直奔江琬而去。

    江琬的速度本来算不得很快,她也没打算在一开场就用轻功遛学生。

    拓跋来平这一动,瞬息之间,眼看就要超越她了。

    江琬轻咦一声,一边侧头向身后看去,脚下就微微加速。

    拓跋来平能超越江琬吗?

    其他人也都盯着这一幕。

    眼看江琬的速度竟也在提升,最后方,一名少年眼前一亮,口中顿时念念有词,也并指对着自己身上一点,就大步流星,也追了上去。

    学生们纷纷喊:“学生也有轻功……”

    “学生也有神行法……”

    “请先生指教!”

    太好了,之前可真是太憋屈了。

    什么样的先生能在第一场开课时,什么都不做就直接赢得所有学生敬服?

    没有这样的先生吧?

    不,就算是有,反正也绝不可能是这样一个十几岁的小娘子。

    山风吹拂,学生们纷纷乘着风,带起一串串声音向江琬追逐而去。

    有说:“周兄,你这轻功不错。”

    有说:“罗兄,你什么时候也有符了?你会画符?”

    “怎么,大家都用,我用不得?”

    “咦,韶兄,你怎么不跑?”

    落在后方的韶文颖被同窗问到,嘴角便扯了扯道:“我腿脚不大舒服,你们先去吧。”

    跑,跑什么跑?

    经过凤凰庄地底那一折腾,他还能不知道江琬的武功其实比自己高多了?

    不,早在西市第一次相见时,他就该知道了。

    江璃也没加入竞速行列,他跟韶文颖居然同时落在最后。

    眼看众人都一阵风似的冲出去了,他脚下稍慢,就对着韶文颖呲了呲牙。

    韶文颖尴尬地笑了笑。

    江璃:“哼!”

    至于前方,奔行途中,江琬观察得一阵,就微微放缓脚步,于是拓跋来平第一个先超越了她。

    接下来是一名来自州城城隍庙的少年,他眼看自己也超越了江琬,顿时哈哈一笑:“江先生,承让啊!”

    话音未落,他又是一阵加速,猛地就向前方冲去。

    “拓跋兄,你我比一比,谁能得第一如何?”

    拓跋来平也长笑一声:“自然是我,你是谁?也配与我比么?”

    话落,他又叠了一张神行符在自己腿上,顿时脚下速度又快一截。

    真如流行追月般,如飞而逝。

    后方少年脸色一变:“叠符术!”

    其余众人离得也不远,这时纷纷变色。

    欧阳琼英却拍手叫好:“拓跋师兄了不起!”

    一边说,她也超越了江琬。

    欧阳琼英就偏头对江琬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裴卓从身后来,微微皱眉,有些担忧地看向江琬。

    江琬淡淡一笑。

    最后,就连韶文颖和江璃也从江琬身边走过了。

    韶文颖深深看了江琬一眼江璃则喊一声:“琬娘。”

    江琬脚步越来越慢,到后来,根本就是闲庭信步般了。

    她伸手轻轻一引,笑道:“两位还不快走,当真是要垫底吗?”

    江璃:“……”

    卧槽,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