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全能千金燃翻天 > 第79章 079:确定归期,奇怪的咬痕
    林泽紧紧握着手机,脑海中一直回荡着李文的这句话。

    脸上的神情看不出是悲还是喜。

    见那边一直没有传来说话声,李文有些疑惑的道:“喂?泽哥,你在听吗?”

    “......”那边依旧没有回应声。

    “泽哥?”

    就在李文以为是不是他手机坏了时候,屏幕那头终于传来林泽的说话声,“你确定是在云京?”

    可能连林泽自己都没有想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都在发抖。

    十八年了。

    他第一次听见关于生母的消息。

    对林泽来说。

    没有比这更好的新年礼物了。

    “是的泽哥,”李文接着道:“赵哥找到了厂家地址,确定就是云京产的。”

    “蚊子。”

    “哎。”

    林泽抬头看向天空,嘴角缓缓浮现出一抹笑容,“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泽哥。”李文接着道:“泽哥,你凌晨要出来放烟花吗?”

    “好。”

    挂了电话,林泽来到餐厅。

    林老太太抬头看向林泽,“谁的电话?”

    “同学的。”林泽回答。

    “那个二狗子的?”

    林泽没说话。

    林老太太以为林泽这是默认了,“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跟二狗子不是一路人!你为什么就是不听?”

    “妈,阿泽有自己的朋友圈,您还是别干涉了。”林锦城淡淡开口。

    “怎么?”林老太太斜了林锦城一眼,“我现在连管我自己孙子的权利都没有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林锦城接着道:“只是阿泽现在已经长大了,他知道自己该交什么样的朋友,不该交什么样的朋友。”

    “我要是不管的话,放任阿泽跟你学习吗?”林老太太忍着怒气,“今儿是大年三十,我不想跟你吵。”

    语落,林老太太看向林泽:“阿泽,我让你冯阿姨来咱们家吃团年饭,你怎么看?”

    家里三个人。

    只要林泽同意让冯倩华过来,林锦城就无话可说。

    “奶奶,我不喜欢冯阿姨,”林泽坐下来,“我不想让她做我妈妈,也不希望她来咱们家过年。”

    这是林泽第一次当着林锦城的面,在林老太太面前,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啪!”

    林老太太拍案而起,强忍着的怒气在这一瞬间,全部爆发出来,“你们父子俩,一个两个的,是不是想气死我?”大过年的,林老太太本来是不想动气的。

    但她是在是忍不住了。

    冯倩华那么好,比叶舒那个贱人优秀一千倍,一万倍,怎么就配不上林锦城了?

    “咳咳咳......”生气之后,林老太太就捂着胸口猛烈的咳嗽起来。

    “老太太,您没事吧?”张嫂赶紧过来给林老太太顺气。

    “锦城,小少爷,老太太的身子本来就不好,你们何必在大过年的惹老太太生气?”张嫂叹了口气,接着道:“虽然我只是林家的佣人,但有一句话,我必须要说,倩华小姐为这个家,为老太太付出了太多,如果不是倩华小姐日复一日的给老太太送养生汤,老太太能有现在?亲生儿女都做不到如此贴心,可倩华小姐却做到了!再冷的石头都会被捂热,何况人心?”

    这话是在指责林锦城和林泽父子没有心。

    冯倩华这些年为林家做的这些,只要是长了眼睛的人都能看到。

    偏偏就林锦城和林泽这父子俩看不到。

    张嫂在林家工作了将近二十年,一直跟在林老太太身边,有林老太太撑腰,言语之间,也不怕得罪了林锦城父子。

    而张嫂这番话,也确实说到林老太太的心坎里去了。

    冯倩华这么好,这些年来,付出了这么多。

    可这父子俩却视而不见!

    简直没有良心!

    现在就连张嫂一个外人都知道为冯倩华打抱不平。

    “妈,您别生气了,”林锦城抬头看向林老太太,“其他事情我都可以答应您,但这件事不行,我在很早之前就跟您说过,我跟倩华不可能!”

    见父亲是这般态度,林泽松了口气。

    倘若父亲有一丝一毫的示软。

    他这个奶奶恐怕明天就能安排冯倩华嫁进来。

    林老太太气得不行,早饭也不吃了,让张嫂扶着她回房休息。

    林锦城吩咐佣人去熬药。

    回到房间。

    张嫂安慰林老太太,“老太太大过年的,您也别太生气了,倩华小姐那么好,她迟早会感动锦城跟小少爷的。”

    林老太太坐在沙发上,“我老了不中用了,说的话也不管用了......”

    “其实,锦城以前还是很听您的话的。”张嫂道。

    闻言,林老太太陷入沉思。

    林锦城是什么时候开始叛逆的呢?

    十八岁以前的林锦城,她说什么,林锦城就做什么。

    大概是认识叶舒之后,林锦城就如同变了个人。

    处处忤逆她.....

    叶舒!

    都是叶舒!

    叶舒那个水性杨花的女人,简直就是林家的扫把星!

    如果不是叶舒的话,她和林锦城两母子之间,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家门不幸!真是家门不幸啊!”林老太太痛苦的锤着胸口。

    张嫂接着道:“老太太,您千万不要这样想,倩华小姐贤良淑德,等她嫁进来之后您和锦城还有小少爷之间肯定会缓和很多。要我说,这个家少了什么都行,就是不能少了女主人。”

    林老太太点点头,“你说得很对。”

    看来她想个法子,早点让冯倩华嫁过来。

    **

    另一边。

    冯家。

    冯家是个大家族,冯倩华有四个哥哥。

    目前,四个哥哥全部和父母住在一起。

    加上冯倩华母女和儿孙们,大家族里,一共三十多口人,好在冯家的三拼别墅是五层的,要不然,还真不够住。

    冯倩华是个外嫁女,还带着个拖油瓶,如果不是因为林家的话,恐怕早就被赶出去了。

    就算是有林家在撑腰,几个嫂嫂也照样给她脸色看。

    就比如现在。

    三嫂丁雪敏笑着道:“倩华,你跟林锦城都这么多年了,眼看马上就要过年了,你又要老一岁了,他就没跟你说说,什么时候给你个交代?我们这个几个嫂嫂,也跟着沾沾光,喝上你们的喜酒!”

    二嫂程凤琴接话道:“三弟妹说的对,倩华啊,你也老大不小的了,可不能再拖下去了,再拖下去就人老珠黄了!如果林锦城实在是不愿意给你一个交代的话,上次我跟你的说过的那个沈老板也还不错!”

    沈老板是谁?

    沈老板京城的一个暴发户。

    不但大字不识几个,长相丑陋,还有特殊癖好,连着五个老婆都跟他离婚了,还有一个因为不堪受辱,直接从十一楼跳下来,至今还躺在医院里没醒过来。

    冯倩华忍住心中的怒气,抬头看向两个嫂嫂,“谢谢三嫂四嫂关心,我和锦城之间很好,之所以一直没有领证,是顾及到两个孩子的感受。对了,麻烦你们跟爸妈说一下,今天晚上我就不在家吃饭了。”

    说着,冯倩华就起身要走。

    程凤琴疑惑的道:“这大过年的,你要去哪?”

    丁雪敏也非常好奇。

    冯倩华笑着道:“今儿晚上我带着纤纤去锦城那边过年。”

    去林家过年,是林老太太早就跟她说过的。

    闻言,屋里的人都一愣。

    这么多年了。

    冯倩华这是头一回去林家过年。

    难不成,真的要修成正果了?

    “真的假的?”程凤琴有些怀疑。

    别人不知道。

    她却知道的非常清楚。

    这么多年了,林锦城根本就没看上过冯倩华。

    一直以来,都是冯倩华和林老太太的一厢情愿。

    要不然,程凤琴也不会给冯倩华介绍沈老板。

    “瞧二嫂这话说的,我会拿这种事来骗人吗?”冯倩华笑里藏刀。

    她这些家人,个个都是笑面虎。

    既希望她能嫁给林锦城,带冯家走上新的巅峰。

    又怕她嫁到林家,坐上林家主母的位置。

    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

    真是可笑。

    程凤琴撇撇嘴,皮笑肉不笑,“计划赶不上变化,有些话还是别说的太早。”

    “二嫂这话说的对,就怕有些人竹篮打水一场空,到头来,错付了十八年的青春!”丁雪敏讽刺的接话。

    冯倩华脸上露出什么异色。

    心里却在冷笑。

    等着!

    等她坐上林家主母的那天,她让这些人都后悔今天的行为!

    就在这时,冯老夫人从楼上走下来。

    听见两个儿媳妇对冯倩华的冷嘲热讽,她也没有出言阻止,抬头看向冯倩华,“你两个嫂嫂说的没错,女人再没有第二个十八年可以浪费!我看沈老板确实不错,他是不会亏待你和纤纤的。”

    语落,冯老夫人接着道:“沈老板虽然长得是不如人意了点,但他有财有势,我听说,新上任的高官是他家亲戚!”

    说到这里,冯老夫人顿了顿,而后语重心长的道:“千万不要为了一个心里没有你的男人,耽误了自己,我是你母亲,我总不会害了你!”

    闻言,冯倩华眼底浮现出几分嘲讽。

    她这个妈,向来精明。

    哪怕是半截身子都要入土了,还不忘了给她那四个儿子铺桥修路。

    让她嫁给沈老板,谁最得利?

    当然是冯家!

    真以为她那么好骗呢!

    为了嫁给林锦城,她整整等了十八年。

    哪能说放弃就放弃!

    和林锦城比起来,沈老板算个什么东西?

    他连林锦城的一根小手指头都比不上。

    冯倩华道:“妈,我知道您不会害我,但我跟沈老板没有感情基础,以后这样的话您就不要再说了,对了,您看到纤纤没?”

    “妈,您找我?”冯纤纤和几个侄子侄女从外面走进来。

    冯倩华点点头,“今儿个晚上咱们去你林叔叔家过年,你快去准备一下。”

    “真的?”冯纤纤眼前一亮。

    能看到冯倩华和林锦城修成正果,冯纤纤也非常高兴。

    比起冯家表小姐。

    她更想当名正言顺的林家大小姐。

    林家跟岑家是至交。

    到时候,她就可以认识岑五爷,成为岑夫人了。

    冯倩华点点头,“你快去收拾下。”

    “我这就去。”冯纤纤快速地往屋里跑去。

    冯老夫人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冯倩华,然后道:“我这里还有一瓶正宗的百花蜜,是上回巧儿从山里给我带回来的,你一会儿带去给林老太太。”

    冯倩华勾了勾唇角,“那我就替林姨谢谢您了。”

    冯老夫人吩咐佣人去拿百花蜜。

    没一会儿,冯纤纤就换好衣服出来了。

    也是这时,冯倩华的手机响起来。

    接起电话,冯倩华的神情很明显的变了下,但很快又恢复自然,笑着挂了电话,朝冯纤纤招手,“纤纤,你林奶奶打电话过来催我们了,咱们快过去吧!”

    “好。”冯纤纤点点头。

    冯倩华跟冯老太太打了声照顾,也不顾屋子里其他人的神色,直接带着冯纤纤走了。

    “切!得意什么!”程凤琴冷哼一声。

    丁雪敏也十分看不惯这个碍眼的小姑子,“就是!谁不知道林锦城根本看不上她!”

    “你们俩都给我闭嘴!”冯老夫人沉声道:“等她嫁到林家去,少不了你们的好处!你们连装一下都不会吗?眼皮子浅的东西!”

    空气瞬间变安静。

    程凤琴和丁雪敏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多说些什么。

    走出冯家别墅后,冯倩华脸上的神色就晴转多云。

    坐上网约车,离开别墅区。

    冯纤纤好奇的道:“咦,怎么不是林奶奶派车来接我们啊?”

    冯倩华板着脸没说话。

    冯纤纤特别会看冯倩华的脸色,见此,立即坐直身体,眼观鼻,鼻观心。

    不敢多说一句话。

    冯倩华对冯纤纤非常严。

    站有站相,坐有坐相。

    琴棋书画还得样样精通。

    冯纤纤几乎没什么童年,因为她的童年都是在各种培训班里度过的。

    就算是现在,冯倩华对冯纤纤的要求依旧非常严格。

    每次考试必须考第一。

    如果考不了第一的话,面临冯纤纤的便是冷暴力和体罚。

    好在冯纤纤自己也争气,从来都没让冯倩华失望过。

    没一会儿,车子就到达了目的地。

    这是京城的某家酒店。

    冯纤纤又是一愣。

    不是说好了去林家吗?

    冯纤纤看向冯倩华,“妈,咱们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冯倩华接着道:“你林奶奶今天有事,咱们不去她家过年了。”

    “哦。”冯纤纤心里特别失望,但是也没有多问。

    **

    云京。

    今年的叶家非常热闹,客厅里的电视上正在播放着新年节目。

    叶森和叶灼正忙着贴对联和窗花。

    就在这时,厨房里传来叶舒的声音,“灼灼,家里的醋没有了,你去门外的超市买一瓶回来。”

    “好的。”叶灼放下手中的对联,应了一声,“我这就去。”

    带上手机,随手将大衣披在身上,叶灼便匆匆出了门。

    超市就在小区外。

    因为叶舒等着要用醋,所以叶灼就一路小跑着。

    没曾想,在前面的拐角处,跟迎面走来的路人撞上了。

    醋瓶从手里溜了出去。

    啪——

    玻璃瓶被打碎。

    空气中瞬间醋香四溢。

    “不好意思,你没事吧?”叶灼赶紧道歉。

    “没事。”男人拍了拍黑色风衣上的灰尘。

    这声音,好像有点熟悉。

    叶灼抬头一看。

    是宋时遇。

    “宋先生?”

    宋时遇也没想到撞到他的人是叶灼,“叶小姐,不好意思,打翻了你的醋。”

    “没事,这不怪你,是我没看路,我再去买一瓶就是了。”叶灼也没有立即回去买醋,而是蹲下来,捡起地上的碎片,扔到垃圾桶里,以免扎伤了过路的行人。

    宋时遇也蹲下来,帮叶灼一起捡。

    两只好看的手,猝不及防的捡到了同一块碎片。

    指尖触上指尖。

    如同细碎的电流一般。

    两人都愣了下。

    叶灼也没有尴尬,直接松开握着玻璃渣的手,捡起了另一块碎片。

    宋时遇的脸上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神情。

    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

    捡完所有的碎片,叶灼重新来到超市买醋。

    却在付钱的时候,被宋时遇抢先付款了。

    “宋先生你太客气了,我自己来就行。”

    宋时遇淡淡一笑,“一瓶醋而已,叶小姐不用跟我客气。”

    “那我就不客气了。”叶灼扬了扬手里的醋,指了一个方向道:“我家就在那边,宋先生有时间来玩,今天是大年三十,我就邀请您进去喝茶了。”

    “好的。”宋时遇微微颔首。

    “那我先回去了,我妈还等着醋回去炒菜。”

    “叶小姐慢走。”语落,宋时遇好似想起了什么,指着叶灼的胳膊道:“你的衣服好像淋到醋了,我这里有手帕,你要不要捋起袖子擦一下?”

    “没事,”叶灼不甚在意的道:“回家换一件就行了,宋先生再见。”

    “再见。”宋时遇微微颔首。

    待叶灼转身之后,他的眼底浮现出一道失望的神色。

    稍纵即逝。

    就在这时,一辆豪车停在路边,车门被打开,司机从车上走出来,恭敬地朝宋时遇弯腰,“老板。”

    宋时遇倾身上车,冬日的阳光在他的眉眼间镀上一层冷色,“回吧。”

    司机也跟着上车。

    车子一路疾驰,很快便到了宋家庄园。

    车一停下,助理就走过来拉开车门。

    “查一下叶灼和穆有容的全部资料,等会送到我书房来。”

    “好的。”助理点点头。

    “还要照片。”宋时遇又补充了一句,“要夏天的,最好是全身照。”

    助理接着点头。

    叶灼回家后就迫不及待的洗了个澡。

    胳膊上被淋了醋。

    酸唧唧的。

    有点难闻。

    洗完澡从卫生间出来,叶灼便去吹头发。

    将袖子捋到胳膊肘处。

    她的皮肤很白,手腕很细,一只手就能握的过来,靠近胳膊肘的位置,有一个很明显的咬痕。

    颜色虽然很淡。

    但因为她的皮肤白,所以衬得非常明显。

    “灼灼,你这儿是怎么回事啊?”叶森眼尖,一下子就看到叶灼胳膊上的异常。

    “很小的时候就有了,好像是被一起玩的小朋友咬的。”

    关于这个咬痕,叶灼也有点奇怪。

    因为前世,她的胳膊肘上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咬痕。

    没想到原主身上也有。

    难道是巧合?

    叶森皱了皱眉,“咬的?谁家小朋友这么不听话,疼不疼?”

    叶灼笑着道:“当时有点疼,现在早就不疼了。”

    转眼便到了晚上。

    一家三口坐在一起吃年夜饭。

    电视上放着春晚。

    今天晚上叶舒做了很多菜,有火锅,还有各种鸡鸭鱼肉。

    叶森举着杯子站起来,“姐,灼灼,今年是灼灼回来的第一个新年,也是我们拥有新生活的第一个新年,祝我们以后的日子越来越红火!干杯!”

    “干杯!”叶舒和叶灼也端着杯子站起来。

    也是这时,窗外映着五颜六色的烟花。

    空气中传来震耳欲聋的烟花爆竹声。

    看着窗外燃放的烟花,叶灼嘴角漾起淡淡的笑容,“妈,舅舅,吃完饭我们也去放烟花吧?”

    “好啊。”叶森点点头。

    叶舒笑着道:“你们甥舅俩去吧,我就不去了。”明儿早上是初一,叶舒还有很多事情要忙。

    语落,叶舒拿出一个红包给叶灼,“灼灼,这是妈给你压岁钱,妈祝你在明年的高考上金榜题名!”

    “谢谢妈。”叶灼楞了一下,双手接过红包。

    “还有舅舅的,”叶森也塞给叶灼一个红包,“你妈已经祝你金榜题名了,那我就祝大外甥女年年十八,貌美如花!”

    “谢谢舅舅!”

    叶灼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能收到压岁钱是这么的幸福。

    有家人的感觉真好!

    吃完年夜饭,叶灼和叶森一起来到外面放烟花。

    外面人声嘈杂,伴着烟火的声音,显得格外热闹。

    叶森拿起一个烟花,“大外甥女,这个窜天猴你敢点吗?”

    “这有什么不敢的?”叶灼眉眼淡淡,“我连炸弹点过。”

    “尽吹牛!”叶森没把叶灼的话放在心上。

    叶灼也没有解释,接过窜天猴,就点上了。

    biu——

    砰!

    窜天猴一下子就冲了出去,在天边炸响。

    整个过程,叶灼甚至连眼睛都没有闭一下,耳朵也没有捂。

    淡定到不行。

    简直不像个小姑娘。

    叶森都愣住了,他这大外甥女好像有点虎!

    “你把那个大烟花也点上。”叶森指了指边上的大烟花。

    “OK。”叶灼比了个'OK'的手势,蹲下来点烟花。

    这烟花是叶森特地买的。

    据说是什么天女散花,非常好看。

    引火硝被点燃,一颗烟花弹冲了出去。

    但半天都没看到烟花。

    叶森微微蹙眉,难道是卖家骗他的?

    就在叶灼转身过来的瞬间。

    无数烟花从她身后绽放开来。

    砰!

    漫天绚烂的烟花,勾勒出叶灼清晰的轮廓。

    叶森赶紧拿起手机,记录下这一美好的瞬间。

    他大外甥女简直美炸了。

    叶森编辑发朋友圈,【炫耀一下,这是我大外甥女。】

    也是这时,叶灼的手机响了一下。

    叶灼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是微信消息。

    首先发微信过来的是安丽姿和赵娉婷。

    然后是林莎莎。

    叶灼将自己在放烟花的视频发给了三人,然后又给三人发了压岁钱红包。

    因为收压岁钱的感觉很好。

    所以,叶灼想把这份快乐传递下去。

    回复完三人的信息,叶灼又收到一条祝福信息。

    【新年快乐。】

    是岑少卿发过来的。

    这大概是两人加微信以来,第一次发消息。

    叶灼也回复了个新年快乐过去。

    顺便发了一个红包过去,备注【压岁钱。】

    屏幕那头的岑少卿愣了下。

    长这么大。

    这是除了父母和家人之外,第一次有人给他压岁钱。

    而且,压岁钱这东西。

    自从十八岁以后,他就再也没收到过了。

    点开红包。

    钱不多。

    只有88块。

    岑少卿也发了个压岁红包过去,【礼尚往来。】

    叶灼点开红包。

    188。

    比她的包多了100块。

    叶灼浅浅勾唇,都说资本家抠门又小气,看来岑少卿是个另类。

    【谢谢大佬。[狗头]】

    【不客气,叶小姐在干什么?】

    【放烟花。[狗头]】叶灼回复,顺便拍了个视频发过去。

    她那边倒是热闹。

    岑少卿看了看面前冰冷的办公桌,来到落地窗前。

    京城这边是禁止燃放烟火的。

    年三十的夜里十分寂静,和寻常时候仿佛也没什么区别。

    岑少卿拿起手机拍了张照片过去。

    【你在京城?】

    【对。后天一早回来。】这条消息刚发出去,岑少卿就愣住了。

    他为什么要给叶灼汇报行程?

    【一路平安。】

    【谢谢。】

    叶灼放完烟花后,回家就开始直播。

    刚开播,就收到闲散居士的PK邀请。

    叶灼微微挑眉。

    这个闲散居士可真不简单,输了无数回,居然还这么不屈不挠。

    ......

    另一边。

    林泽跟小伙伴们来到约定的烟花燃放地点。

    四个大小伙子。

    带了不少的烟花。

    “泽哥,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四人点了烟花,坐在一旁聊天。

    “泽哥,现在确定你妈妈就在云京,你打算怎么办?”李文问道。

    闻言,其他两人皆是回头看向林泽。

    “去找她。”

    “你一个人去啊?”二狗子问道。

    林泽点点头。

    “可云京距离咱们这儿几千公里呢!而且,云京范围又大,什么都不知道,你要去哪里找呢?”

    人海茫茫,这跟大海捞针没有什么区别。

    林泽接着道:“我查过了,云京是直辖市,下面有20个区,其中中心区有10个,3126万人口,其中有1200万外来人口。我一点一点的找,就算今年找不到,明年找不到,我可以等到后年,大后年,直到找到她为止。”

    可能没人能理解一个连母亲都没见过的孩子的心理。

    总之,在没找到母亲之前。

    他永远不会放弃寻找。

    闻言,其他三人皆是一脸惊讶的看着林泽。

    李文接着道:“可如果你妈早就另嫁他人,把你忘了呢?”

    十八年了。

    沧海桑田。

    谁知道,这么长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我就远远的看一眼,不去打扰她。”

    就看一眼。

    哪怕什么都不说。

    “如果你妈早已搬离了云京呢?”

    林泽一愣。

    很明显,他还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好半晌,林泽才道:“那可能就是我的命了吧!但是在没有去云京之前,我绝不认命!”

    “泽哥,”李文拍了拍林泽的肩膀,“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找到你妈妈的。”

    “我也相信!”二狗子道。

    “还有我!”胖虎接着道:“对了泽哥,我有个亲戚就在云京,我可以让她帮忙打听下关于阿姨的消息,对了,你还知道阿姨的其他信息吗?比如长相,有没有什么特征?”

    林泽摇摇头。

    “没关系,”胖虎拍拍林泽的肩膀,安慰道:“泽哥,我亲戚在云京还挺厉害的,就算你什么都不知道,我也能让她帮你留意着。”

    “谢谢你胖虎。”

    胖虎老脸一红,“这有什么好谢的!都是自己兄弟!”

    李文接着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去云京?”

    “我们正月十五开学,我打算初八坐飞机过去。”

    李文点点头。

    **

    于此同时。

    穆家。

    团圆桌上,穆大兵看向穆有容,疑惑的道:“有容,上次我就让你去找杨老先生,你也没去找他,到现在也没个动静,你说,他是不是把你这个救命恩人忘了?”

    穆大兵甚至连庆祝的宴会都准备好了。

    现在就等着杨老爷子上门感谢了。

    到时候他女儿是杨老爷子的救命恩人,他也能跟着沾光。

    一提到这事。

    穆有容就能气死!

    如果不是叶灼横插一脚,抢走本属于她的功劳,她至于沦落成现在这样吗?

    直播不能开,象棋不会下......

    还成为了全网嘲。

    “杨老先生应该不会再来了。”穆有容道。

    “为什么?”穆大兵脸色一变。

    穆有容接着道:“他......这事儿一时半会儿的也说不清楚,爸您就别问了!”

    见穆有容这样,穆大兵也不好多问。

    他这个女儿,向来心思多。

    可能是有什么其他安排?

    吃完饭,回到房间。

    穆有容收到了很多新年祝福语。

    其中就有林萱和林雪的。

    林家这两姐妹个个攀高踩低,以前她还跟着叶舒的时候,他们俩就没有正眼瞧过自己,偶尔跟她说句话,都是嘲讽的语调。

    自从知道她是穆家大小姐,这两人就变得殷勤无比。

    一口一个妹妹,叫的那叫一个亲热。

    穆有容眯了眯眼睛,突然想到叶大富和姚翠芬。

    如果让这两人知道,叶舒现在不仅开了餐饮店,他们的外孙女叶灼还是直播大v时,这两人会是什么反应。

    叶灼不是喜欢给她添堵吗?抢她的东西吗?

    那她就让叶灼不但遇到宋时遇那个人渣,还要送叶灼几个不要脸的极品亲戚!

    让叶灼恶心死!

    一旦被那几个极品亲戚缠上,就算叶灼有三头六臂,她也无能为力。

    这么想着,穆有容便勾起唇角,回复信息给林萱。

    【大表姐新年好呀。】

    林萱没想到穆有容会回复她,还叫她大表姐,先是愣了下,然后便回复信息。

    穆有容接着发信息过去:【好久不见,大表姐有时间出来坐坐?】

    林萱:【好的。】

    穆有容:【择日不如撞日,明天下午有时间吗?】

    林萱:【可以。】

    年初一。

    一大早,叶森就起来了,准备吃完饭去给朋友们拜年。

    叶森拿出两条裤子,来到叶灼门前,问道:“大外甥女,你觉得我穿那条裤子显年轻?是这条深蓝色的,还是这条浅黑的?”

    叶灼看向叶森,很认真的考虑了两秒钟,“舅舅,你确定让我说真话吗?”

    叶森点点头。

    叶灼接着道:“我觉得穿纸尿裤最显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