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全能千金燃翻天 > 第90章 090:虐个渣渣,泽哥的套路!
    叶灼的手里就这么捏着蛇,蛇尾紧紧缠绕在叶灼的手臂上,黑白分明。

    这么看上去,有些渗人。

    可她的脸上却半点惧怕的神色也没有,淡定到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就好像,她的手上捏的不是一条蛇,而是一根绳子一样。

    “叶子你真厉害!”岑老太太朝叶灼伸出大拇指,不愧是她选中的孙媳妇!

    这胆量、这身手、能有几个人能比得上?

    别说穆有容了!

    就连一百个穆有容都比不上她孙媳妇的一根小手指头。

    想到日后穆有容那后悔的嘴脸,岑老太太心里非常痛快。

    恨不得马上昭告天下,叶灼是她的孙媳妇儿。

    可惜啊。

    现在还不是时候。

    她还得再等等。

    周湘也惊呆了,看着叶灼的眼底全是崇拜的神色。

    她根本就没想到,叶灼居然连蛇都不怕!

    原本岑老太太还安排了其他英雄救美的桥段,现在看来都用不上了。

    因为叶灼根本就不需要被保护!

    叶灼笑着道:“其实蛇也没什么好怕的,俗话说打蛇打七寸,只要捏住它的七寸,它就没办法咬人了。”

    “七寸在哪里啊?”周湘好奇的问道。

    叶灼捏着蛇走到周湘身边,“湘姨您看,这里就是蛇的七寸,你来捏一下试试。”

    “我、我不敢......”周湘吓得赶紧躲到岑老老太太的身后。

    蛇最可怕了。

    身上全是鳞片不说,身上还冰冰凉凉的,让人头皮发麻。

    “别怕!不就一条蛇吗?有什么好怕的?”岑老太太面色淡定,其实心里慌得一批,吓得腿都软了。

    但是在儿媳妇和孙媳妇面前,面子工程要做好。

    丢人不能丢气势!

    叶灼笑着道:“岑奶奶说的对,其实蛇一点都不可怕的,湘姨您试试?”

    “还、还是算了吧。”周湘全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岑少卿站在一旁,手里捏着佛珠,神色依旧,可能就连他自己都发现,他的眼底不知何时已经染上一层淡淡的笑意。

    他这一生,遇到过很多人。

    但像叶灼这样的。

    还真是第一次遇见。

    她似乎什么都不怕。

    会打架。

    会抓蛇。

    会治病。

    会象棋。

    还是个科技大佬。

    她就像一个神秘的宝藏,谁也不知道,她的身上还藏着怎样的惊喜!

    菜花蛇不但没有毒,而且是老鼠的天敌,所以叶灼就原地将它放生了,“快走吧,以后不要随便吓唬人了,今天遇见我也是你运气好,要不然你就变成蛇羹了。”

    菜花蛇刚被放到地上,就快速地爬走了。

    叶灼拍拍手站起来。

    周湘递给叶灼一瓶矿泉水,“灼灼你喝些水。”

    “谢谢湘姨。”

    休息了一会儿之后,四人继续往山上走着。

    为了给叶灼和岑少卿创造单独的相处空间,下山的时候,岑老太太道:“少卿,那边有个寺庙,我和你妈要去还愿,你和叶子先下山吧。”

    周湘点点头,“对,你们先下去。”

    岑少卿微微颔首。

    岑老太太转头看向叶灼,“叶子,你这么厉害,下山的路上我们家少卿就拜托你照顾了。”

    叶灼也不谦虚,笑着道:“行,没问题!”

    岑少卿:“......”他看起来像是需要被照顾的人?

    于是,下山的路上,从四人行变成两人行。

    岑少卿和叶灼一前一后的走着。

    一个一席素衣长衫,一个黑衣白裤。

    古典和现代的交织。

    不但不显得突兀,反而异常养眼。

    下山并没有走原路。

    看到的风景也是不一样的。

    走着走着,叶灼居然在一片灌木丛中发现了野生的树莓。

    这种树莓在民间也叫刺泡。

    吃起来酸酸甜甜的。

    在叶灼生活的那个时代,因为科技文明发展过快,导致环境污染严重,很多动植物都已经走向濒临。

    叶灼在很小的时候曾见过一次树莓。

    后来就彻底的灭绝了。

    别说野生树莓了。

    平时就连吃上一棵草莓都是一件奢侈的事。

    人们的日常三餐也被毫无味道的营养液代替。

    看到这一片红彤彤的野生树莓,叶灼的眼睛都跟着亮了起来,“五哥你在这儿等我一下。”

    岑少卿虽然有些不解,但还是微微颔首,站在原地等叶灼。

    叶灼摘了两片大树叶,编织成小口袋的形状,把摘下来的树莓放在里面,没一会儿就摘了满满一口袋。

    看着这些红彤彤的树莓,叶灼顿时满满都是成就感,捏了一颗树莓尝了下。

    比想象中的要好吃很多。

    甜甜的。

    微酸。

    是记忆里味道。

    一瞬间就回到了从前。

    “五哥,你要不要尝尝?”叶灼将树莓递到岑少卿面前。

    岑少卿犹豫了下。

    他素来有洁癖。

    这果子不仅没洗过,长得还有点奇怪......

    山里什么都有,还不知道有没有被蛇爬过。

    真的能吃吗?

    不过,岑少卿终究还是没能拒绝得了叶灼,修长如玉般的指尖捏起一颗树莓,努力的忘掉自己的洁癖,放进嘴里,咀嚼着了几下,快速地吞咽下去。

    “你要是喜欢吃的话,这些全部给你。”见岑少卿吃得这么快,于是叶灼将手里的树莓连同树叶口袋都递给岑少卿。

    这人一看就是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要不然怎么吞的那么快!

    岑少卿一愣,“你不吃?”

    叶灼接着道:“我看到前面好像有一片野茶林,一会儿我去看看有没有茶泡。”

    岑少卿只觉得手里的野树莓沉甸甸的,接着问道:“茶泡是什么?”

    叶灼惊讶的看着岑少卿,“你连茶泡都不知道?”

    岑少卿摇摇头。

    他是真的不知道。

    就连这个野生的树莓,他也是第一次见。

    在此之前,从来没人敢让他吃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叶灼解释道:“茶泡就是油茶树上一种变异茶花的果子,味道非常好,一会你尝过就知道了。”

    “哦。”岑少卿微微颔首。

    两人走到野茶林里。

    这个时节茶泡非常多,没一会儿,叶灼就在一颗茶树上发现了茶泡,“五哥你过来看,这就是茶泡。”

    茶泡的形状看起来非常奇怪。

    像一片叶子。

    但是比正常的叶子厚很多,还有些发红,就像打过激素一样。

    岑少卿不着痕迹的蹙眉,“这个能吃?”真的没有细菌?真的不需要消毒?

    “能吃。”说着,叶灼就把茶泡摘下来,一口吃了。

    脆脆的,甜甜的,还带些茶香味。

    “你也尝尝?”叶灼摘了一片茶泡递给岑少卿。

    岑少卿心里很想拒绝,但手还是很诚实的接了过来,放进嘴里。

    “味道怎么样?”

    “还不错。”岑少卿喜茶,茶泡带着淡淡的茶香。

    确实比较符合他的口味。

    当然,如果这些茶泡要是洗过的话,那就更好了!

    摘完茶泡,两人继续往山下走着。

    岑少卿走在后面。

    叶灼走在前面。

    她身姿轻盈,穿梭在山林间,没一会儿手上就多了一捧鲜花,如同花间起舞的精灵,微风佛过,卷来淡淡的花香,萦绕在鼻尖。

    岑少卿就这么看着她的背影,手里摩挲着佛珠,脸上的神色也跟着柔和了几分。

    若是让旁人见了这一幕,必定会大惊失色!

    岑五爷是谁?

    十八岁便有了自己的商业帝国,背后还拥有一股神秘的势力。

    无论谁见了,都得恭恭敬敬的叫一声岑五爷。

    这三十一年来,岑五爷身边从未出现过异性,就连身边的助理、秘书都是男人。

    可此时,堂堂岑五爷,却跟在一个小姑娘身后,还得看她的眼色行事!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这个给你。”岑少卿刚解决完叶树莓,叶灼又递过来一把红色的果实。

    岑少卿道:“这是什么?”

    “羊奶果。”叶灼接着道:“你不会连羊奶果也没吃过吧?”

    岑少卿微微摇头,拿起羊奶果尝了一口。

    酸。

    酸的不行。

    但岑少卿还是控制住了脸上的表情。

    “你觉得味道怎么样?”叶灼接着问道。

    “很好。”

    叶灼将手上剩下的羊奶果全部塞到岑少卿手里,“这些全给你,我吃不了太酸的。”

    岑少卿:“......”叶灼对他可真好。

    “小心!”就在这时,叶灼突然握住岑少卿的手腕。

    被人突然握住手腕,虽然隔着一层布料,但依旧能感受到从对方手心里传来的温度。

    如触电般。

    岑少卿脚步一顿,疑惑地低眸。

    他们俩。

    一个一米七一。

    一个将近一米九。

    还是有点身高差的。

    从岑少卿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这人精致的脸部轮廓,再往下看便是弧度优美的锁骨,她今天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此时因为微微弯腰的缘故,领口有些敞开。

    可以很若隐若现的看到,藏在白色衣料里的......柔软。

    意识到那是什么,岑少卿烫得脸色一红,立即收回视线。

    阿弥陀佛。

    非礼勿视!

    就在这时,叶灼的声音再次传来,“前面有个水坑,你走路不看路?”

    岑少卿这才发现,他的脚刚刚差点踏到水坑里去了。

    幸好叶灼及时拦住。

    “刚刚没注意,谢谢提醒。”仅仅一瞬间,岑少卿的神色便恢复如常,转动着手中的佛珠,提步往前走着。

    看似冷静的神情。

    其实心跳早就乱了节奏。

    很快,两人便来到山脚下。

    岑少卿是开车来的,“我先送你回去吧。”

    “不用等岑奶奶和湘姨了吗?”叶灼道。

    “不用。”岑少卿伸手拉开车门,“会有司机过来接他们的。”

    “那好吧。”叶灼微微点头,倾身坐进车内。

    约摸一个小时左右,车子停在叶家的单元楼下。

    叶灼下车道谢。

    “应该的。”岑少卿跟着下车。

    叶灼接着道:“现在时间还早,要不要去我家喝杯茶?”

    “也好。”

    叶灼一愣。

    她就是客气下,没想到这人还同意了。

    “你跟我这边来。”

    岑少卿跟上她的脚步。

    叶灼原以为岑少卿呆惯了高楼大厦,多多少少会有些不适应这样狭小的空间,毕竟,岑家的一个客厅就有他们家的三居室大了。

    可是,岑少卿的脸上却没有露出任何异样的神情。

    叶灼端了茶过来,“小心烫。”

    “有劳了。”岑少卿起身,双手接过茶杯,浅尝了一口,眼底浮现出惊讶的神色。

    很正宗的金瓜贡茶。

    水温也控制得刚刚好。

    入口是淡淡的余香,微苦中带着些回甘,柔顺甘醇。

    由此可见,叶灼也是个懂茶的。

    一杯茶喝完,岑少卿便提出离开。

    叶灼送他出去。

    两人刚走出单元楼,就碰到从公司回来的叶森。

    “灼灼!”

    “舅舅。”叶灼接着给岑少卿介绍叶森,“五哥,这是我舅舅。舅舅,这是我朋友岑少卿。”

    “您好。”岑少卿微微颔首。

    叶森上下打量了眼岑少卿,很高很帅,长得非常不错,那周身不俗的气质,一看就是人中龙凤!

    但是,往往外表越优秀的男人越是会骗人。

    尤其是像岑少卿这样的。

    他身边肯定不缺女人!

    可不能让叶灼被大猪蹄子给骗去了!让她走上叶舒的老路。

    思及此,叶森看岑少卿的目光就像在看【一头大肥猪正在拱他家水灵灵的大白菜】!

    叶森随便应付了下岑少卿,而后拉住叶灼的手,“灼灼我们快回家吧。”

    叶灼连招呼都没来得及跟岑少卿打,就被叶森拽到了屋里。

    留下岑少卿站在原地,微微蹙眉。

    他觉得叶森好像不太喜欢他。

    是错觉?

    屋里。

    “舅舅您怎么了?着急拉我回来有急事吗?”

    “没事,就是怕你被人骗了,你妈当年......算了!不说也罢!总之你记住,有的男人外表看着光鲜亮丽,其实就是一头披着羊皮的色狼!专门骗你们这种无知少女。”

    叶灼笑着道:“少女我承认,但无知我可不承认!舅舅您放心,岑少卿不是您说的那种人,再说我跟他只是普通朋友而已,您放心,我有分寸的。”

    想到叶灼的本事,叶森松了口气,但还是交代道:“总之你注意点,千万不要被那些人面兽心,衣冠楚楚的大猪蹄子给骗了。”

    叶灼点点头,“我知道的。”

    叶森接着道:“我明天要去谈个合作,晚上可能会回来晚点。”

    “嗯。”

    ......

    第二天。

    叶森先去了公司一趟,处理好公司的事情之后,便开车去约好的咖啡厅。

    因为是谈合作,所以叶森便开了公司的车。

    一辆黑色的奔驰。

    没一会儿,就来到约定好的餐厅,开门下车。

    为了表示诚意,叶森特地提前30分钟来的,他来的时候,对方公司的负责人还没来。

    叶森点了一杯咖啡,一边喝咖啡,一边看着窗外的景色。

    叶森没发现,距离他这桌不远的地方,正坐着他前女友和她的现任男朋友王成磊!虽然他没发现他们,但是李依依却第一时间发现了叶森。

    “他怎么也来了?”李依依看着叶森的方向,嫌恶的皱眉。

    不用想也知道,叶森肯定是因为她来的。

    叶森也太没品了,他们都已经分手这么多天了,他还死追着不放!

    这样有意思吗?

    真是恶心!

    “宝贝,你说谁呢?”王成磊扭头看向李依依。

    李依依下巴一努,“王哥,你看那儿!”

    看到叶森,王成磊的眉头立即就皱起来了,“这个穷鬼怎么阴魂不散的!他不知道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女人了吗?”

    李依依娇嗔一声,接着道:“王哥,你别生气!我这就去把话跟他说清楚!”

    王成磊的脸色很不好看,“你去吧!真是扫兴!”

    李依依走到叶森这边。

    听到脚步声,叶森还以为来人是对方公司的负责人,抬头一看,只见来人是一名浓妆艳抹的女子。

    这是......

    叶森想了好半天才想起来,这是他的前女友,李依依!

    “有事吗?”叶森开口。

    李依依看着叶森,眼全是嘲讽的神色,“别装了!叶森,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吗?我告诉你,我们之间根本不可能!求你不要在死缠烂打了好吗?”

    叶森脸色一沉,“你误会了。”

    “我误会了?”李依依冷哼一声,“我要是误会了,你能跟踪我来这里?你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一点尊严都没有?脸皮这么厚!怪不得一辈子都只能当个穷逼!”

    叶森也不是泥捏的,但是现在在咖啡厅,他得注意形象,不能失去绅士风度跟一个泼妇大声嚷嚷。

    “李依依你听好了!我不是为你来的!你也不是什么九天仙女,值得我挂念到现在!”

    “切!”李依依脸上全是不屑,“装什么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叶森之前那么爱她,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忘记了她?

    所以,叶森现在这样,肯定是装的!

    李依依心里全是满足的优越感,“我在警告你最后一遍,以后不许再跟着我,要不然,我男朋友是不会放过你的!”

    就在这时,叶森看到对方公司的负责人从门外走进来,此时他也懒得再搭理李依依,立即站起来,迎了上去,“钱总。”

    “叶总,幸会。”

    叶森接着道:“在大厅里谈合作的事情不太方便,咱们去包厢说吧?服务员,你们这边有包厢吗?”

    “有的,两位先生,请跟我这边来。”

    两人跟着服务员往包厢走去。

    留下李依依一脸惊讶的站在原地。

    这是怎么回事?

    如果她没听错的话,刚刚那个男人叫叶森叶总?

    难道叶森发达了?

    李依依咽了咽喉咙,这才想起来,刚刚叶森穿的西装也是牌子货,没有万八千根本买不到。

    王成磊也有一件一模一样的西装,平时宝贝的跟什么一样,根本舍不得穿!

    李依依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到座位上的。

    “宝贝你来了。”王成磊没看到刚刚那一幕,伸手搂住李依依的腰。

    看着王成磊肥硕的手,又想起刚刚西装革履的叶森,李依依胃里突然一阵恶心。

    当初离开叶森是因为叶森太穷了,现在叶森都成叶总了,她当然得重新回到叶森身边去!

    但是现在还不确定,叶森是不是演戏给她看,所以,她还不能跟王成磊翻脸。

    思及此,李依依笑看王成磊,“王哥,我跟闺蜜约好了,等会要一起去买衣服,要不你先回去吧?晚上我去你那儿找你!”

    王成磊道:“回去干什么?我跟你们一块去就行了!”

    “不行不行!”李依依开始撒娇,“王哥,你说我们两个小女生在一起,万一买个内衣什么,我还好,有你在边上,我闺蜜肯定会不好意思的。”

    没有哪个男人能抵挡得了女人的撒娇。

    王成磊被哄得很开心,站起来道:“晚上我在家等你。”

    “好的。”李依依在王成磊脸上亲了一口。

    王成磊走后,李依依一直坐在咖啡厅,直至等到叶森和钱总从包厢里走出来。

    合作的事情谈的非常顺利,叶森脸上全是笑容,将钱总送到咖啡厅外。

    李依依赶紧站起来,跟着来到外面。

    接着,她就看到叶森居然上了一辆奔驰车!

    最新款奔驰!

    没有三百万是拿不下来的。

    李依依安耐住心里的激动,并没有马上去找叶森,而是在路边拦了一辆计程车,悄悄跟上了了叶森的车子。

    毕竟,豪车是可以租的。

    谁知道叶森是不是租的!

    不一会儿,叶森的车子就停在盛东快递公司总部门口。

    李依依皱了皱眉。

    搞了半天,叶森还是个破送快递的!

    她还真以为叶森发达了呢!

    原来是装的!

    就在这时,李依依突然看到,有两个助理模样的人,恭敬的走到叶森身边,还接过了叶森手上的公文包。

    这是怎么回事?

    看着三人的身影消失在公司大门里。

    李依依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为了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李依依推开车门下车,也来到公司里。

    大厅里装修的非常豪华。

    李依依一进来,就有前台人员走过来接待,“女士,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吗?”

    李依依打量了下大厅内部,接着道:“叶森是你们这里的员工吗?”

    “您说叶总?”前台小姐笑着道:“叶总是我们公司的老板。”

    什么?

    叶森是这家快递公司的老板?

    李依依整个人都懵了!

    “你、你、你没跟我开玩笑吧?”李依依接着问道。

    “女士,我怎么会拿这种事情跟您开玩笑呢!对了,您是找我们叶总吗?”前台小姐接着道。

    李依依赶紧点头。

    她现在要马上见到叶森!

    她要跟叶森复合!

    叶森是这家快递公司的老板,那她以后就是老板娘。

    想到这里,李依依欣喜若狂。

    她以后就是上层人士了!

    太好了!

    前台小姐接着道:“请问您有预约吗?”

    预约?

    这当了老板的人果然不一样了,连见一面都要预约了。

    李依依皱着眉道:“外人要预约,难道我也要预约吗?赶紧带我去见叶森,要不然,我让他炒了你!”

    前台小姐皱了皱眉,“不好意思,请问女士,你是?”

    李依依高高的抬起下巴,“我是叶森的女朋友!你们未来的老板夫人!”

    叶森的女朋友?

    前台小姐上下打量了眼李依依。

    觉得这人的形象气质,还有谈吐,都配不上叶森。

    太市井了!

    更何况,他们在公司上班这么久,还从未听说过叶森有女朋友。

    该不会是来倒贴的吧?

    现在不要脸的人可太多了。

    前台小姐脸上扬起抱歉的笑:“不好意思,这位女士,在没有预约的情况下,我无法带您去见我们叶总。”

    李依依没想到这个前台居然一点眼力见都没有,“你等着!我马上让你拎包走人!”

    “女士,请你出去好吗?”前台小姐做了个‘请’的手势。

    李依依当然不肯走。

    她可是叶森最爱的人!

    叶森一定会帮她出气的!

    无奈之下,前台小姐只好叫来保安。

    李依依最后是被拖出去的,“大胆!你们真是太大胆了!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你们老板叶森最爱的人!我告诉你们!你们全都完了!我让叶森把你们一个个全部都炒掉!”

    看门狗就是看门狗!

    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连她这个老板娘都敢得罪!

    他们完了!

    李依依赶紧找出叶森的电话,打电话给叶森,让叶森亲自下来接她,顺便给她出气。

    可她早就把叶森的电话号码删掉了。

    微信也删了。

    这时候没办法联系上叶森,李依依只好站在门口等叶森,为了给叶森一个惊喜,她还从包里拿出镜子和口红,开始补妆。

    一会儿叶森下班后发现她在等他,肯定会非常开心的。

    毕竟叶森那么爱她。

    说不定叶森今天就是故意去那家餐厅的,让她看见他,男人都要面子,他拉不下面子去求她,所以,就故意去餐厅去偶遇她。

    让她看到这一切。

    毕竟,她跟叶森有这么多年的感情在。

    哪能说分手就分手?

    李依依越想越开心,兴奋极了,趁着等叶森的时间,把自己之前看中的几款大牌包包全部加入了购物车,叶森那么爱她,肯定会给她清空购物车的。

    对了。

    还得让叶森给她买辆车子。

    一直到下午的十二点,李依依才看到叶森拎着公文包从公司里走出来。

    李依依眼前一亮,赶紧扑了上去,“阿森!”

    他们热恋时期,她都是这么叫叶森的。

    叶森微微皱眉,利落的避开了李依依。

    李依依没有扑到叶森,直接摔到在地上,委屈的看向叶森,“阿森!是我啊!我是依依!之前是我不好,你那么爱我!我不该那么对你!其实我也是身不由己,都是王成磊,如果不是王成磊威胁我的话,我是不会跟那头肥猪在一起的!”

    叶森从口袋里摸出手机,“你说王成磊是什么?”

    闻言,李依依的眼底闪过亮光,她就知道,叶森还是深爱着她的,赶紧道:“是肥猪!王成磊就是个肥猪!他根本配不上我!阿森,我们和好吧!我爱你,我会永远爱你的!就算被迫和肥猪在一起的日子里,我心里都一直在想着你!阿森,你也还是爱着我的对吧?”

    叶森感觉自己想吐。

    此前,他一直都不知道,原来,他爱了三年的女人,竟然是这副嘴脸。

    简直恶心至极!

    他以前的眼光怎么会这么差?

    叶森将手机收到口袋里,表情很淡。

    李依依从地上爬起来,搂着叶森的胳膊,娇嗔着道:“阿森,我就知道你还是爱人家的!刚刚人家受了好大的委屈,你们公司的那些员工就像没长眼睛一样,居然把我赶出门外!还说我不要脸!阿森,你可一定要为人家做主!”

    “他们说得没错,你就是不要脸!”叶森一把甩开李依依的手,“李依依,你就是个见钱眼开的贱人!你以为我还会跟你在一起?痴心妄想!”

    李依依被甩在地上,满脸的不可思议。

    她听到了什么?

    以前的叶森是从不会这样跟她说话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阿森!你还是爱我的!你一定还是爱我的!”李依依一把抱住叶森的腿。

    叶森一脚踹开李依依,就这么看着她,“李依依,日落西山你不陪,东山再起你是谁?滚吧!别再自取其辱了!”

    说完这句话,叶森直接拉开车门,发动引擎走了。

    李依依无法相信这是真的。

    叶森那么爱她。

    还说过非她不可的。

    现在怎么会这么对她?

    正直午休期间。

    很多员工都走出来看热闹。

    “有些女人啊!真是够贱的!我们叶总都这么说了,她还这么不要脸!我都替她臊得慌!”

    “就是就是!”

    “以前我们叶总是个送快递的时候,她就一脚踹了叶总,现在看到叶总飞黄腾达了就死皮赖脸的倒贴上来!我要是她的话,我就直接找个地缝钻下去!”

    “人家应该是不甘心吧,本来她可以成为老板夫人!现在呢?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拜金女!活该!”

    这些冷嘲热讽的话,跟刀子似的,一刀一刀的割在李依依身上。

    此时的她非常后悔,连肠子都悔青了!

    后悔她为什么要跟叶森分手。

    她应该陪叶森走下去的。

    她要是陪叶森走下去了,现在就是老板夫人,哪还有这些人说话的份!

    可现在后悔也没用了。

    ......

    于此同时。

    京城。

    林泽的卧室。

    门是半掩着的,站在门外,依稀能看到屋里。

    屋里。

    林泽坐在书桌前,拿着一片类似长条口香糖的包装纸,放在鼻尖轻轻闻着,脸上是一副很享受的神情。

    边上还放着一袋白色的粉状物体。

    张嫂就这么的站在门外,看着里面的场景,嘴角勾起一丝得意的弧度。

    林泽这次是永远的翻不起身了!

    一旦林老太太对林泽失去希望之后,肯定会想办法让冯倩华怀上林锦城的孩子。

    林老太太之所以现在一直在迟疑,无非就是因为有林泽在。

    如果用上那些上不了台面的手段的话,林泽肯定会记恨上她这个奶奶。

    但是如果林泽已经废掉了的话,那林老太太就不必顾着林泽了。

    张嫂悄悄转身离开,生怕惊动了里面的人。

    冯倩华按时来给林老太太送养生汤,她带着冯纤纤刚走进林家大门,就看到张嫂从楼上走下来。

    “张嫂。”

    “倩华小姐,纤纤你们来了。”

    冯倩华点点头,“张嫂。”语落,转头看向身边的冯纤纤,“纤纤,快叫张奶奶。”

    冯纤纤满脸的不高兴。

    让她叫一个佣人奶奶?

    凭什么?

    “纤纤!”冯倩华皱起眉头。

    张嫂笑着道:“你跟孩子计较什么!对了,老太太在后院赏花,我去给您叫人去。”

    “我们跟您一起去。”冯倩华带着冯纤纤跟上张嫂的脚步。

    一路走向后院,都没有遇到一个佣人。

    路过假山处,张嫂转头看向冯倩华道:“这里说话不方便,咱们去那边说?”

    冯倩华点点头,“纤纤你在这里等我们。”

    冯纤纤点点头。

    冯倩华跟上张嫂的脚步。

    两人来到假山处。

    张嫂低声在冯倩华耳边耳语了几句。

    闻言,冯倩华脸上全是震惊的神色,“您确定您没看错?”

    “我可是看得真真的!”张嫂接着道:“我已经观察他好几天了,几乎每天都是这个时间点吸,每次大概吸1个小时左右,你带着老太太过去,肯定能逮个原形!”

    冯倩华点点头。

    两人从假山处出来,冯倩华心里已经有了计较,低头跟冯纤纤说了几句话。

    闻言,冯纤纤脸色一白,“妈,真的假的?”

    “错不了。”冯倩华接着道:“纤纤,一会儿在你林奶奶面前,你知道该怎么说吗?”

    冯纤纤点点头。

    “那就好。”冯倩华嘴角露出一丝满意的笑。

    冯倩华在找林老太太,林老太太也在找冯倩华。

    无他。

    就因为冯倩华每天都这个时间点来给她送养生汤。

    她现在是一天都离不开这个养生汤。

    只要一天忘了喝,就提不起精神,还会咳血。

    而且,冯倩华又孝顺,贴心,林老太太太也乐意跟她在一起说说话。

    “倩华。”林老太太刚拐了个弯,就看到冯倩华和张嫂往这边走来。

    “林奶奶!”冯纤纤扑过去,装作很喜欢林老太太的样子,一把抱住林老太太,其实心里厌恶的不行。

    如果不是为了成为林家的孙女。

    她也用不着这么作贱自己。

    林老太太乐得不行,“纤纤也来了!奶奶的乖孙女,几天不见,真是想死奶奶了!”

    “奶奶我也想您!但是马上就要高考了,所以我这几天都在家里复习!”冯纤纤搂着林老太太的胳膊。

    林老太太笑着道:“对对对,还是高考比较重要,纤纤这么聪明,肯定能考个好大学!”

    “林姨。”冯倩华笑着走过去,“纤纤,快别缠着你林奶奶了,边上去。”

    “没事没事,我拿纤纤当亲孙女看的。”林老太太摆摆手。

    语落,林老太太接着道:“倩华!真是难为你每天还想着给我这个老太婆送汤!如果不是你的话,我恐怕早去见阎王了!”

    冯倩华赶紧呸了几声,“林姨!可不许瞎说!您是要长命百岁的!”

    冯纤纤跟着附和道:“我妈说的对,林奶奶,您肯定会长命百岁的。”

    林老太太被这母女俩哄得非常开心。

    几人走到正厅。

    冯倩华把保温盒里的养生汤盛出来,状似无意的道:“林姨,今天不是周日吗?怎么不见阿泽呢?”

    林老太太道:“那孩子最近几天也不知道怎么了!神神秘秘的!一天到晚也不见个人影。”

    闻言,冯纤纤接话道:“林奶奶,我有个同学和阿泽哥哥是好朋友,我听说......听说......”

    “听说什么?”见冯纤纤这样,林老太太一脸紧张的抬头。

    “我、我、我不敢说......”冯纤纤咬了咬唇。

    林老太太接着道:“是不是阿泽出什么事了?”

    “我不敢说.....”冯纤纤都快哭了。

    冯倩华皱着眉道:“你这孩子,有什么不能跟你林奶奶说的?快说!你想急死你林奶奶吗?”

    林老太太握着冯纤纤的手,无比慈祥的道:“好孩子,别害怕,你告诉奶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冯纤纤犹犹豫豫的道:“我、同学跟我说,阿泽哥哥这几天表现的非常奇怪,书包里总有白色的袋装粉末,还有长纸片......”

    林老太太脸色一变。

    张嫂接话道:“听纤纤这么说,倒是让我想起来一件事,刚刚我路过小少爷的房间的时候,看到小少爷房间的桌子上也有几包那个袋装的粉末呢!”

    “混账!这个混账东西!我看他是好日子过到头了!”林老太太拍桌而起,脸上全是愤怒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