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暖婚有你甜又苏 > 第94章 顾君时:淑女一点
    苏纾:【那我不知道,总之杜家的我不去买,我可不想被人骂。】

    韩商:【行行行,你牛!哥去问问买别的包行不。】

    苏纾:【OK,等你哟!】

    对客户,还是要温柔一点的,尤其她很确定,韩商这沙雕根本没有想追她,他只不过是嘴贱喜欢口花花而已,逮哪个女的都想撩,但基本不会真枪实弹,就是在群里做做样子,出了群在微信上就是“一尸体”。

    过了一会,韩商又发了一款香家的包:【行了,买这款吧,她说这款也可以。】

    苏纾看了一眼,忍不住吐槽:【老实说,你这女朋友眼光也忒差了,不是要辱华杜家的,就是要这种老掉牙的款式。】

    韩商:【……这我妈要的。】

    苏纾:【……抱歉抱歉,原来是令母。】

    韩商:【你丫的胆子不小,金主的妈妈都敢吐槽!】(坏笑.jpg。)

    苏纾一头黑线:【实在没想到是你妈要的,谁让你一上来就说她她她的,谁会叫自己妈做她她她啊?】

    韩商:【小爷呀,这叫特性独立,懂不懂?】

    苏纾:【在我们那这叫大逆不道。】

    韩商:【……靠!话题终结者,不理你了。】

    苏纾:【喂!你先回来,先说好,这个包包要什么颜色。】

    韩商:【白色,我妈说白色的优雅贵气。】

    苏纾:【OK。】

    韩商发了一张照片过来,是上次吃火锅时季琛偷拍的,她在吃虾的那张,然后他把她嘴边的虾P掉了,换了一坨便便上去。

    配字:【苏纾:商哥哥,我想吃便便。韩商:吃!吃大块的!两块够吗?】

    “……”苏纾一头黑线,忍无可忍,回复道:【你丫有病啊!】

    韩商忍不住哈哈大笑:【开个玩笑嘛。】

    苏纾不搭理他,去他朋友圈弄出一张照片来,然后回复他:【你给我等着!】

    韩商:【不是吧?你真生气啦?】

    韩商:【爷就开个玩笑嘛。】

    韩商:【胖墩。】

    韩商:【小胖墩,出来呀,爷请你去喝夜茶道歉吧。】

    韩商:【哎!你不理我,我等到花儿也谢撩。】

    终于,苏纾出现了:【来了。】

    韩商发一个可爱的笑脸:【胖墩,没生气吧?】

    苏纾回了他一张照片。

    照片里,他光着上半身,本来是在游泳的,这没什么,但是被苏纾P了季琛上去,两人挨在一起,这原本也没什么,但是苏纾给两人配了文字。

    季琛:sao货,自己动!

    韩商的是:是~爷!你好棒!

    这就不得不引人遐想了。

    韩商:【……】

    苏纾:【哈哈哈!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韩商:【我靠!没想到你是这么污污的胖墩,你太可怕了!】

    苏纾:【哼!我还帮你发到群里面去了。】

    韩商:【……】

    打开群,里面已经炸了。

    第一个就是季琛:【哈哈哈哈哈……我要笑疯了。】

    付音聪:【牛逼!】

    叶沉:【哈哈,没想到新来的妹子也是个人才,这下阿商面子里子都没有了,被琛琛踩在地上摩擦摩擦。】

    韩媛:【干嘛这么整堂哥?无聊!】

    顾青言圈苏纾:【苏纾你……】

    韩商:【……】

    付音聪:【哈哈,骚货本尊粗线了!】

    韩商:【……】

    叶沉:【骚货你好,骚货再见!】

    韩商:【……】

    苏纾:【哈哈哈哈哈……】

    韩商圈她:【小胖墩你!P图之仇不共戴天,你给我等着!】

    苏纾差点笑岔气。

    顾君时忽然出现:【你要干嘛?】

    这名字虽然从头到尾名字只出现了一次,但就是格外的惹人眼球,所有人瞬间都不敢造次了,真是跟学生见了教导主任似的。

    韩媛立刻冒泡:【时哥哥,你出来啦?】

    顾君时:【嗯,刚忙完。】

    苏纾看见他,就想说话,可是又觉得跟顾君时搭不上话,就回复韩商:【是啊!你要干嘛?】

    顾君时圈她:【淑女一点。】

    苏纾:【噢,变身,好了,淑女了。】

    顾君时:【……】

    全群:【哈哈哈哈哈……】

    季琛:【我没看错吧,小胖墩在跟阿时开玩笑?】

    叶沉:【有趣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顾君时嘴角微微抽搐,转头,看向坐在包间里的众人,韩商,季琛,叶沉,付音聪四人都在玩手机,沙发下是韩商的柯基犬,叫豆豆。

    几人原本在喝酒聊天,都是被苏纾那张P图给炸出来的。

    顾君时看着望手机笑得像个沙雕的韩商,淡淡问:“你跟她在私聊?”

    韩商抬眸,眼里带着笑,“对,叫她帮我买个包。”

    “什么包?”

    “我妈要的。”

    “你缺这点钱?”顾君时拿起酒杯,眼睛深如海洋。

    “不缺,是她缺。”韩商扯唇笑了一下,“那天你们来的时候,我注意到她脚上的鞋带是重新缝过的,她应该比较缺钱,况且,代购包包,我省钱,她赚钱,这不是一举两得吗?”

    “你盯着她的腿看干嘛?”顾君时薄唇抿着,语气里有丝凉意。

    韩商皱眉,“谁盯着她的腿看了?我才没那么猥琐好吗?是你抱着她,我才无意间瞟到的。”

    他轻描淡写道:“你别招惹她。”

    话音虽淡,却带了几分警告。

    韩商耸了耸肩,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他本来就没想招惹她啊,就是喜欢苏纾的性格,才想逗逗她而已。

    *

    这边,苏权回来了,买了些夜宵,脚步有点虚浮的进了门。

    看样子是喝多了。

    苏纾赶紧出去扶他,把他弄到沙发上。

    苏权看着她,打了个酒嗝,笑了,“账终于追回来了,给你买了夜宵,吃吧。”

    苏纾看着桌上的夜宵,心里有点不好受,苏权醉成这样,看样子,要账的过程并不顺利,可能是喝了很多酒才要回来了。

    他笑了笑,“我困了,先去睡觉了。”

    “好。”苏纾把他弄进房间里,帮忙脱掉了他的鞋,盖上被子,关掉灯出来了。

    坐在客厅里,她看了下苏权买回来的夜宵,是一些虾饺蒸排骨什么的,这是凤凰楼的点心,二三十元一份,算得上挺贵的了,所以她拿出手机给方文文打电话,“文文,你现在在哪?我哥叫了夜宵,回来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