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暖婚有你甜又苏 > 第95章 地主之谊
    “现在不啦,我们在外面玩,你自己吃吧,我可能会晚点回去。”方文文那边的环境听着很吵杂,应该是在酒吧。

    苏纾听到很多男人的声音,就在方文文身边,她问:“跟男的一起出去玩吗?”

    “嗯,都是我朋友们的朋友们。”

    苏纾没在说什么了,挂了电话,自己吃完了点心,洗澡睡觉去了。

    方文文是半夜两点多回来的,用力按着门铃,苏纾穿着睡衣出来开门,是个男的送她回来的,手摸在她腰侧,脸上带着几分笑意。

    方文文喝得有点醉,靠在那男人怀里,脑子已经不清醒了,根本不知道那个男人在对她做什么。

    苏纾也不知道那个男的刚才在门口对方文文做什么,她没有看见。

    把铁门打开。

    那男人看了她一眼,眼神三分笑意七分醉意,呵着气,“她喝得有点上头,你照顾好她。”

    说完在方文文屁屁上打了一下,转身下楼了。

    就是个占人便宜的死瘪三。

    苏纾皱着眉,把方文文扶进家里,她喝醉了,老是乱吼乱叫。

    苏纾怕她吵醒苏权,就捂住了她的嘴,把她拖进房间里,脱了鞋子,又脱了抽纱外套,心情难掩的烦躁。

    方文文碰到枕头,就转过去抱着,昏昏沉沉睡了。

    苏纾独自在黑暗坐了一会之后,才压下心头那股怒气,叹了口气,把拖鞋脱掉上床睡了。

    *

    第二天,方文文早早就起来,推着旁边的苏纾,“酥酥,酥酥……”

    苏纾迷迷糊糊醒来。

    方文文说:“苏纾,我头好痛啊,怎么办?”

    苏纾也不知道,想了一会,双手放在肚子上,“要不我冲点蜂蜜水给你喝?”

    “好。”

    苏纾爬起来倒了点水,冲好蜂蜜回到房间里,方文文已经重新睡下了,并且怎么叫都叫不醒。

    苏纾额间的青筋隐隐跳动,心头的怒,此刻如火舌舐动,一瞬间占满了整个心房。

    妈的!

    有病!

    大早上把人叫起来冲蜂蜜水,结果冲好了她睡着了,她被气得不轻。

    但想着反正她就来几天,就算了,好歹朋友一场,没必要搞到撕破脸皮的地步。

    苏纾把水杯放下,睡觉。

    早上九点半。

    方文文才悠悠醒来,跟着他们兄妹两一起到商场上班。

    苏权的账要回来了,今天心情格外的好,财务过来催债,他也都爽快的结了。

    方文文听到他要回债的时候,还说:“可能是因为我来这了,所以你们转运了。”

    苏纾听了,并不应她,就做自己的事情。

    苏权也不搭理她。

    方文文有些尴尬,无所事事的按着手机,心想,早知道这么无聊还不如在家睡懒觉呢。

    十点左右,那个要账的男人又来了,拎着个文件袋,手里拎了三瓶果汁跟一些早点。

    方文文一看见他,就去拉苏纾的防嗮衣,“就是这个人就是这个人,苏纾,昨天就是他送奶茶过来的。”

    “我知道。”苏纾不为所动,面色平静。

    男人看见苏纾在,便露出个笑脸来,“你今天在了啊?”

    听见这话的苏权抬起头来,看了那男人一眼,是认识的,还是个熟人,他站了起来,笑笑,“秦臻,你过来了。”

    “嗯。”秦臻应了一声,把文件袋里的货单拿出来给他。

    苏权接过,开始对账。

    秦臻靠在他旁边看着,一边问:“这两个你新雇的小妹?”

    “不是,穿粉衣服的是我妹妹,另外那个是她朋友。”

    “是你妹妹啊?亲妹?”

    “嗯。”苏权应了一声,低头用计算机计算价格。

    趁着空档,秦臻过来跟苏纾说话,“原来你是苏权的妹妹啊?”

    苏纾微愣,“嗯”了一声,到钱包里找钱还他,“这给你。”

    三十块钱,放在粉色的手心里。

    秦臻看了一眼,挑起眉,“这是做什么?”

    “买奶茶的钱,还给你。”

    秦臻微愣,皱眉,“那是送给你喝的,不必还。还有这几杯果汁……你们应该还没吃早餐吧?这些给你们吃。”

    “吃过了。”其实没吃,但苏纾就是不想收他的东西,男人每天对她献殷勤,她大概也能知道是什么意思,她不太喜欢这种感觉,很被动很别扭。

    秦臻刚想说什么,苏权已经对完账了,数目没错。

    他拿出手机对秦臻说:“数没错,我把钱转给你支付宝吧。”

    “行。”秦臻把底单给他,两人就算结清货款了,他把包子和果汁放在桌上,对苏权说:“这给你们吃。”

    苏权似乎跟秦臻挺熟的,也没跟他怎么客气,伸手从袋子里拿出一个包子就咬。

    苏纾:“……”

    秦臻看了她一眼,见她一脸菜色,笑着说:“你别误会,我跟你哥是好朋友,这些早点是买给你们几个一起吃的。”

    苏纾尴尬得都想钻地洞了,还以为这人对她有意思,原来是苏权的朋友。

    到了中午,苏纾把顾君时要求的十个产品拿好,放在包里,对苏权说:“哥,我下午去搞商标的事情,你可能要自己应付一下了。”

    苏权点点头,“嗯。”

    方文文下午要跟她朋友见面,所以也不会留在这里。

    两人一起离开,经过一楼一家鸭脖子专卖店,方文文停下脚步,“我想吃这个。”

    “那你去买吧,我等你。”苏纾没进去,在门口等她。

    于是方文文逛了一圈,又空手出来了,“算了,等下要跟朋友见面,还是先不买了,晚上回来再买吧。”

    “嗯,走吧。”

    两人走了一阵,方文文又说:“你不跟我一起吃午饭吗?”

    “你想吃什么?”苏纾扭头问她。

    方文文在四处看了一下,指向肯德基,“要不就吃肯德基吧?”

    苏纾低头思考片刻,同意了,“行吧,走吧。”

    进去里面,点了两份套餐,七十多元,苏纾心里有点肉疼,但还是拿了现金付钱,两人找了个位置坐下,苏纾想了一会,又说:“你晚上几点回来?”

    她想晚上带方文文去吃顿好的,难得来一趟,还是要给她留个好印象的。

    就带她去吃火锅好了。

    方文文咬着汉堡,“有事?”

    “一起吃晚饭啊。”

    方文文想起昨晚的廉价凉拌,表情有些嫌弃,“晚上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