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苟个富贵盈门最新章节 > 第七十九章 徐义被弹劾
    当渡口营建的事基本确定了,自家人拿良田更换滩涂地也完成了。

    这时候徐义需要拜访杨玄璬,这毕竟涉及到所谓的津桥事务,属于河南府士曹参军,也就是杨玄璬的职权。

    当然,不是要徐义办理整个关于渡口跟朝廷允许的手续,是徐义需要了解一些整个洛阳货物往来和人员流动的资料。

    左金吾卫虽然也有对口津桥业务,仅限于治安管理,不涉及津桥税入和人货往来。

    考虑到仓库建造的数量,以及客货如何分流,包括生活区和娱乐区的规模,徐义都需要从杨玄璬那里了解一些数据。

    只是,因为当初乍见杨玉环被误会,让徐义有些抹不开脸。

    徐义其实想去杨玄璬家里拜访,只是不能在表面上表现出来。

    真不是贪恋杨玉环的美色,就是单纯的想看看,看着这样一位风华绝代的女人成长,是一件很奇妙的事。

    不用发挥不要脸的精神,没人在意。即便是莺娘,也似乎一点都不在意。

    “莺娘,此去拜访杨家,千万不敢妄言呀,不是去崔家,百无禁忌。拜访一个陌生的,关系很扯淡的同僚,礼节还是要注意的。”

    徐义郑重的交代,只有一个白眼回了他。

    好像莺娘对自己这次拜访的意图不太信任呀。

    徐义正儿八经的送了拜帖,等人家杨玄璬迎进门。宾主落座,然后扯开话题唠嗑。

    都很正常的,就是莺娘也没出幺蛾子,静静的陪着,听徐义他们扯闲篇。

    也不知道是杨玄璬这下人少,还是无意中的巧合,给徐义送茶的居然是那天见过的那个什么小莲······

    当那丫头看到徐义跟自家主人相谈甚欢,甚至主人都有些拘谨时,端茶的手就哆嗦了。

    “我···我······”

    小丫头装着不认识不行吗?哆哆嗦嗦的不说,还我个我的半天。

    这样老杨同志很没面子呀,就跟他的下人缺少管教一样。

    徐义自然不能让一个下人把这情况担了。

    “杨参曹,前些日子在滩涂偶遇了这小丫头,当时还惊扰了你家小娘子······”

    徐义没说跳舞不跳舞的事,记忆里好像杨玄璬是反对杨玉环跳舞的,不知道是不是属实,所以就含糊过去了。

    “哦,那是我兄长家的。希望没有冲撞了徐将军。”

    这不是谈话的主题,算是打哈哈过去了。不知道杨玄璬心里怎么想了,会不会怀疑自己此行的目的。

    很明显,是怀疑了,后面的话有一搭没一搭的,心不在焉。

    好像还有欲言又止的意味。徐义很知趣,没在继续让人家不自在。

    出了杨家门,徐义还想着自己的解释会不会有什么歧义······主要是那杨玉环太惊艳了。杨家有这样的小娘子,想来也是门厅不净吧?

    “徐公子,谢谢你。”

    啊······徐义又一次差点唐突了。没想到杨玉环会在门外候着。

    “三叔不让玉娘跳舞,谢谢徐公子没有揭破。”

    “谈不上,玉娘没有允许,我又怎能随意说人的闲话。不过,还是算了······”

    徐义本来想说:这终归是瞒不住的。却觉得这话有点多余,也不是话多余,是自己作为一个陌生人这样说多余。

    杨玉环施了礼,带着一丝的娇羞转身了。

    这一次徐义没有留恋背影,很干脆的离开了,莺娘乱转的脑壳子,也没搞明白徐义是怎么个意思。

    能怎么回事?徐义自觉给杨玉环留下了不错的印象,对他来说这一趟也算赚了。

    只有他知道这小娘子的未来。在这个时候结一个善缘,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将会受益无穷。

    心情不错。

    徐义却不知道这时的长安兴庆宫里······

    高力士之所以将这份弹章带进来,是因为这是弹劾左金吾卫中郎将的,还是主东都事的闲置差事。

    徐义,他是知道的,甚至还知道大家这样安排这小子的目的。也知道这小子是信安王极度推崇的,出仕都是信安王贺崔家举荐的。

    他虽然跟信安王交好,却不敢隐瞒。

    “徐义?”

    圣人摸了摸摇椅的扶手,看了看弹章。

    “抢占他人田地?力士你如何看?”

    “老奴不看。”

    “你呀,也好,那朕也不看,你把这个送给信安王吧。这摇椅不错,这木料也不错,确实有养心安神的功效。就当朕还这小子人情了。”

    没错,徐义被弹劾了。弹劾的内容是,徐义仗势欺人,霸占百姓水田无数······

    就是这样,滩涂嘛,也算是水田,至于产量,不需要讲明,水田是没错的。

    李炜看到弹章后很无语,这事他知道,甚至连徐义那小子收家臣的事他都知道。

    那几位从安西回来的军卒,直接拖家带口,连带家业一起并入了徐家。

    置换的那些地,说白了就是徐义的,还是吃着亏兑换的。

    李炜知道徐义的心大,在整个奏请圣人允许营建渡口时,都避开了那一片土地的用途,只是单纯的提出尝试营建渡口。

    没想到······李嵩的吃相有点难看了,真不把我李炜放眼里呀。

    “高翁,徐义那小子在东都训练彉骑和武侯队列队形,几日后要搞一个队列队形的比试。不知道高翁能否屈尊,让老朽陪高翁去一趟东都?”

    “当然,若是高翁抽不开空,那就随便使唤个人过去?这小子搞这个新花样,老朽还是有一定兴致的。”

    “不管是当初石堡城之战,还是伤病营硬抗契丹夜袭,徐义这小子有大将风范。”

    李炜绝口不提这弹章的事,甚至不说自己要怎样处理弹章。

    意思很明白,信安王绝对相信徐义,不会对徐义处置,甚至对弹劾一事不耻。

    对此,甚至敢于让圣人亲裁。

    这是正式的,官方的见面,即便是关系好,也需要按官方的流程来。

    高力士回禀圣人的是信安王的原话,原丝不动,连语气都神似。

    “队列队形?那力士你去看一看,那个石漆······算了,等这小子有个年岁,自己主军了再说。”

    石漆的事,石堡城之战那么大的火,怎么可能瞒下?

    李炜因为徐义的年龄小,再大的功劳也无法掌军出仕,不得不瞒下石漆,为徐义以后有进献石漆之功。

    圣人又何尝不明白,既然都在留一手,圣人也干脆顺势留了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