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苟个富贵盈门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八章 落实了
    崔颖到底还是跟着徐义回头了,好像心情还很愉悦。

    真搞不懂这时代的女子,自己也没做什么,她怎么就阴转晴了呢?

    难不成挽留就是最好的表达?

    “我去看滩涂,偶入林间,唐突了人家跳舞。”

    “崔颖,她真的很漂亮,比你还漂亮。”

    怎么又来了,莺娘呀,唉,真没法说,徐义做不出训斥莺娘的事。

    “确实是美。她是河南府士曹参军杨玄璬的侄女······”

    “哦,若是这样,她进门做个妾也可以的。”

    徐义真不知道怎样对话了。哪跟哪呀?自己本意是解释,不是要贪多。

    怎么崔颖是这般说法······

    徐义摸了摸额头,无语了。还需要斟酌怎么把话题说下去。

    杨玉环,必将是这个时代的风华,他徐义承受不起。

    “莺娘,杨玄璬的侄女,她是我消费不起的奢侈品,就像我不能奢望把整个渡口全揽在怀里一样。”

    “人贵有自知之明,我徐义知道自己吃几碗饭,不做那些不切实际的遐想。”

    到底是不解风情呀。这样的解释还不如不解释。

    果然······

    “一个小吏的侄女,有什么了不起?就是她祖上有过辉煌,现在也不过是个破落户而已。”

    “长的漂亮又怎样,纳妾纳色,莺娘我不在意她!”

    “她有什么呀?会跳舞又怎样?无非是取悦于人尔,若能进徐家,是她的造化才对!”

    乱了,真的乱了。这话题越说越偏离了徐义的本意。

    怎么说?难不成自己做个神棍,就说从面相上看出了她那可怜又悲催的命运,看到了她过几年会是王妃,然后会成为当今圣人的宠妃?

    谁信?反倒会更加让崔颖疑惑,说不定牵扯的事情往别处拐。

    “自古红颜多薄命,恹恹无语对东风。颍娘,我徐义不贪色,能让你俩垂青,我已经觉得荣幸了。”

    “做人要懂得节制,任何人都不可以把所有的美好都拥有,即便是圣人都不可能。”

    “能遇到你们,我已经很幸运了,能跟你们执手相守,我不能也不敢再去奢望什么,人要懂得珍惜手边的幸福。”

    话虽然含糊,这也算是徐义第一次表白吧。

    还是有用的,莺娘没反应,颍娘却脸红了,又是一次娇羞。

    早知道这样有用,何必说前面的那些废话?差点拉不回来。

    “徐义,把那首诗做完吧?”

    “啊···什么?”

    “就是自古红颜多薄命,恹恹无语对东风······”

    我···我还得会呀。就记得这半拉子诗文,一下子着急,就随口说出来了,让我去做完,我有那才情吗?

    “只是一瞬间的灵感,突然卡壳了······”

    徐义最后拿出了一串紫檀的手串,才把崔颖的遗憾补上。

    这是准备在队列队形比试时,送给那些达官贵人当礼物用的。

    这时候还没文玩,不过文化人也玩,徐义就是创个新。

    给那些达官贵人备礼品,徐家这小门小户的,浪费不起。所以,就把给圣人做摇椅的紫檀下脚料利用了。

    圣人摇椅上的木料,还是什么满天星,应该很合达官贵人的情趣。

    本来是要藏着的,等到了比试的那一天,绝对是可以给人惊喜的。可今天有这么一个段落,不想败了崔颖今天过来的兴致,就只能这样了。

    又传话了,过两天会有懂渡口营建运营的人过来,需要徐义过去,拿出真本事来说服各路投资者······

    纠结了很久,徐义最终还是决定暂时放下献出沙盘。

    就带着龙门吊的模型,还有一张简易的滩涂地图,以及船只、轨道、岸堤、板车、仓储等设计模型。

    只要是真的内行人,应该可以一眼看出这些物事在渡口的用处,自然也能看出这些物事齐备的渡口该是什么样的效率。

    “久闻徐郎君的盛名,今日相见,果然丰郎俊逸。裴冲有礼了。”

    徐义最怕这种礼节。

    “小子哪敢称盛名,裴兄谬赞了。”

    客气、寒暄,然后一一落座。

    徐义一脸的疑惑,不知道这裴冲又是何方高能。

    “小子,这是河东裴家的裴冲,对渡口颇有造诣。今日就来验证一下你小子口中的什么龙门吊······”

    听崔升介绍,估计又是一个世家吧。

    徐义历史知识实在匮乏,少的可怜。

    河东裴氏自魏晋便是豪门,魏晋之世,河东裴氏与琅琊王氏同盛于一时,人称“八裴八王”。

    河东裴氏,从本朝讲,那是一点都不弱于崔家,至今,河东裴氏在本朝拜相者已达六人。

    更是有当下京兆尹裴耀卿,也已经有拜相资格。

    这些徐义都不知道,只是不确定这人是不是真的懂渡口营建。

    徐清先把简易地图拿出来,跟魏长天一起铺好,再将箱笼里的模型一件一件往外拿······

    所有的模型摆放,都是按照徐义设计规划的位置摆放的。

    一开始,就那潦草的简易图,裴冲没有在意,甚至有点不屑······真的画的不怎么样,甚至可以说难看。

    当徐清和魏长天将所有物事摆放好。将事先准备好的类似秤砣的重物,放在船只上,再由龙门吊挂上,轻轻的拉扯滑轮······

    世家又怎样?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傻眼了吧。

    裴冲到底是懂行的,眼看着那象征着货品的重物模型,就那样被龙门吊挂着,被绳索牵引,轻松的移动。

    整个过程,根本不挨着地面,或者说不需要地面。

    那滩涂松软的地面还是问题吗?

    对于洛水和漕渠之间的那片地,凡是关注漕运者都知道,铺设地面的工程量大,是没有营建渡口的最大难点。

    都忘记礼节了,粗暴的从徐清手里抢过牵引绳,还提了几下重物模型,然后再一次重复徐清刚才的动作······

    “巧夺天工!巧夺天工呀!徐世兄此物一出,于漕运渡口,那将是改天换日之为!绝妙!”

    我才十四岁,不敢被你称为兄。

    不过,这一次真诚的称赞,徐义还是觉得应该笑纳的。连谦虚都没有,只是假迷的笑了笑,表示一下:我谦虚了。

    也就在这时候,崔升原本绷紧的身子,才松塔塔的靠在摇椅上,摇动的频率不由的快了起来,就跟他此时欢快的心情。

    老夫提心吊胆这么久,总算是落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