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刺客缘起

 推荐阅读:
    李涛秘密出现在这里,并不是如尉迟冲和周弘吉所期待的那样,登堂入室,一亲芳泽。

    事实上,定位高雅的文工阁并不存在这样的隐藏节目。

    氪金再多,顶多享受私人小剧场待遇。至于说一亲芳泽,不存在的。

    这一点,即便李涛氪金并不多,也很笃定无疑。

    因为整个文工阁,都是他的产业。

    而这些,都是建阁之初,他就定下的规矩。

    一晃眼,这都七年多了。

    遥想着当初建立文工阁,把记忆里的诸多名戏照搬过来,不过是为了挣点小钱,顺便给前世留个小小的念想。

    谁曾想,文工阁一经出世,便填补了唐国娱乐产业的一大空白,成为不输于任何勾栏酒肆的火爆产业。

    不仅赚到了大把大把的银子,而且以艺术交流的名义,巡演四海各国。

    名利双收,又独一无二。

    然而建阁至今,李涛最为看重的,并不是整个产业的庞大收益,而是随之发展起来的情报网络——天机阁。

    天机阁的崛起,也是随着文工阁的发展壮大应运而生的。

    一明一暗,相辅共生。

    既保证了文工阁的超然地位,又奠定了艺术本身的纯粹性。

    只是一直以来,天机阁都处于蛰伏状态,并不为外界所知。

    马车毫无阻碍地进入后院,直抵一处名为芳华小筑的幽深小院。

    李涛下车推门而入,同时跟来的秋香和小昭却乖乖地止步院外,全神戒备。

    眼见李涛出现,早已等候在院内的宫装丽人盈盈下跪:“拜见齐王。”

    宫装女子不是旁人。

    正是文工阁阁主文馨芳,那个艳压全场,享誉四海的文大家。

    李涛挥挥手,“起来说话,早就说过不用跪了。”

    说完,下摆一撩,便率先往里面走。

    文工阁前阁张灯结彩,热闹非凡的,看起来像个寻常的欢场。

    但后门直通的这片芳华小筑却格外清幽了。

    当然,寻常人也进不来。

    “王爷,如今秋香和小昭的深浅,馨芳有些看不透了。王爷可是又作了什么新的曲子,可否指点馨芳一二?”

    李涛端起香茗润了润喉道:“这个待会再说,你先坐下,和本王说说昨晚刺客的情况。”

    文馨芳绝美的俏脸上陡然正色起来,“禀告王爷,昨晚的刺客身份扑朔迷离,目前还未有确切的头绪。请王爷再给馨芳数天时间,一定将刺客身份查个水落石出。”

    李涛却不满意,“你敢这么说,想必是查到了什么,先说说看。”

    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

    这么简单的道理,即便是从心如李涛,也必须尽快弄个清楚。

    “是,王爷。”文馨芳蹙着秀眉从袖中掏出一物件,在桌上摊开来道:“王爷请看。”

    “这是八年前王爷在宫里中毒时留下的物证,而这枚是从昨夜的刺客身上发现的。”

    看着红布上的两枚蓖麻仔,李涛的记忆当即回到了八年前。

    八年前,自己刚穿越过来时,正是这个可怜的九皇子身中剧毒而昏迷之时。

    要不是他的灵魂及时出现,想必九皇子如今早已化为一抔尘土了。

    而导致九皇子历此劫难的罪魁祸首,就是眼前的蓖麻仔。

    不,更准确地说应该是蓖麻毒素。

    前世里作为FBI和克格勃常用的毒药,想不到在这个世界里早早就被开发利用起来了。

    记得当时李涛刚醒过来的时候,顾不上小小的身体承不承受的住,便疯狂地喝了一大筐的生鸡蛋和生牛乳。

    不管当时有没有用,总算是有惊无险地挺过来了。

    如今,这种剧毒药物竟然再次出现了!

    李涛顿时觉得寒芒在背。

    不找出这个刺客身后的组织来,今后还怎么睡得安稳。

    李涛神色一凛,“这么说来,他们有可能是同一拨人?”

    文馨芳轻点臻首,坚定无比:“可以确定是同一拨人。接着我们从昨晚这位刺客的身上,找到了一个信物。”

    说着,文馨芳再度掏出一块普通的身份牌。

    看得李涛虎目骤然一缩:“秦王的人?”随即又摇摇头自我否定道:“不对呀,本王中毒的那年,秦王也不过十一岁。而且当时他和本王一起用餐,他怎么敢冒这么大的险?”

    “更何况,大凡刺客都是死士。身上带着这么明显的身份牌,是怕本王查不出来么?”

    文馨芳点点头,“这也是馨芳倍感疑惑的地方。”

    李涛思忖着问道:“如果秦王发现自己被栽赃,第一个会怀疑谁?”

    问题一出。

    文馨芳桥脸色变,嗓子不由艰涩道:“太子?”

    想到这里,李涛愈发笃定无疑了:“这是个很明显的栽赃,其心可诛。立刻启动全唐国的天机阁情报网,彻查此事,务必要查到刺客身后的组织和指使者!”

    “是,王爷,馨芳领命!”

    伴随着一道长短不一的铃声,两名梳着双髻的女孩,款款而入。

    观其姿色,也是上上之选。

    只是在文馨芳这个名声斐尔的大家面前,稍逊一筹,但依旧透着含苞待放的新鲜和清幽。

    “云霓,云裳,拜见王爷,见过阁主。”

    两名女子异口同声地跪伏在地,朗声道。

    一听这嗓音,李涛就知道是音律才艺一途的上上之选。

    再瞧那身段,更是妙绝。

    更何况,这是一对双胞胎,等于双倍的妙绝。

    “平身吧。”李涛慵懒地伸手虚拖。

    随即文馨芳当着自家王爷的面,对刺客的后续调查,做了详细的布署和安排。

    一直听到李涛有些乏了,云氏双姝才齐齐退下。

    待到文馨芳回过头来,李涛淡淡地问道:“这俩人就是你物色的接班人?”

    “是,王爷。云氏姐妹对于韵律的感悟力,出类拔萃,表现力更是超凡脱俗。”

    李涛点点头,“嗯,不错。”

    说完,又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看在文馨芳的眼里,一反台上的高傲冷艳,俏脸上一双美眸灼灼,尽是温柔。

    “王爷昨夜必是没休息好,让馨芳为王爷推拿一番,也好在这文工阁里补个好觉。”

    李涛下意识地摇头摆手,“免了免了,单为你们着想,本王还是不便久留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