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真的只想自保啊小说 > 第7章 再见漂亮老娘

第7章 再见漂亮老娘

 推荐阅读:
    王爷嫉妒的样子,甚是可爱。

    文馨芳忍不住掩嘴轻笑,随即又欲言又止:“或许王爷走得不是凡俗路线。”

    李涛不屑,“这话你安慰老头子那种糊涂蛋行,本王可不信。”

    “真的,王爷,馨芳也是在刚刚微有所感,却不能言。更何况,大道玄妙,殊途同归。”

    到底是宗师说的话了。

    自己作为博览群书的超级键盘侠,竟然无言以对了。

    拉着伊人重新坐下来,李涛思忖着道:“既已是宗师了,文工阁以后的出演,你便不能露面了。”

    文馨芳微微颔首,“馨芳早有安排,云霓、云裳也到了独挑大梁的时候了。”

    李涛点点头,“你挑的人,自是不会错。不过她俩代替你出面的时候,最好不要同时登台。”

    “这是自然。两个一流高手的花魁,又是双胞姐妹,在皇室看来,威胁直逼宗师。”文馨芳顿时恢复了阁主的睿智英明,“文工阁会一如既往地低调行事,直到王爷就藩的那一天!”

    这是之前就定好的计划。

    李涛点点头,一边任由文馨芳伺候着茶水,一边问道:“你说老头子和那个女国师,会不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

    文馨芳噗嗤一笑,“这话王爷换做以前问馨芳,馨芳自是无法回答。不过现在,馨芳想起之前所见种种,可以肯定王爷所判,虽不中,亦不远矣。”

    这话意有所指,李涛却没大听出来,只是表面愤愤。

    文馨芳续道:“听闻圣上一直卡在宗师门槛前多时,四处求道,以求突破。那国师就打着布道的幌子,圣上岂能不上当?”

    “他就是个老糊涂了!”李涛不以为意,随即话锋一转:“不过老头子现年也就五十出头,若是让他突破门槛,进入宗师境界,岂不是能活150岁?”

    “到时候太子岂不是要生生等上100年才能即位?太子真可怜。”

    看着李涛摇头晃脑的样子,像是真的在可怜太子,文馨芳笑而不语。

    直到李涛起身:“本王也该走了。”

    文馨芳当即起身,亲自替他整理衣冠玉佩,像个贤妻一样。

    小院门开。

    仅仅数个时辰不见,再见到文大家之时,不论是小昭还是秋香,都感到一股淡淡的威压。

    宗师级的实力,果然不容小觑。

    “文大家,突破了?”小昭顾不上擦拭额头上的细汗,愕然以对道。

    文馨芳这才意识到俩丫鬟所受的压力,嫣然一笑,先前的威压犹如泥牛入海,消弭无踪。

    “王爷,我们也想突破!”小昭登时不乐意道。

    李涛点点头,“行啊,等你俩突破到宗师了,速速离开本王。免得让本王在整个西京城惹眼,徒遭嫉恨。”

    小昭不由吐了吐香舌。

    连当今圣上身边,也只有一个宗师级的老妖怪和一个准宗师的国师。

    若是王爷身边一下子多出两个宗师,结果确实不言自明了。

    小昭没这个头脑,被李涛提起,才意识到这一点。

    倒是秋香心思缜密,“奴婢愿一直陪伴王爷左右。”

    瞧瞧,还是秋香贴心。

    就在这时,王府侍卫统领宋壮疾步走来:“秉王爷,贵妃有命,传你速速进宫!”

    李涛不由自主地头疼起来。

    对于便宜老子,他怎么应付都问心无愧。

    偏偏这个漂亮老娘,身为贵妃,管教起自己个来,一点优雅端庄的样子都没有。

    一哭二闹三上吊。

    什么招儿都使得出来。

    李涛是真怕见她,又偏偏割舍不下。

    “宫中来了多久了?”

    “何公公已在王府等候一个时辰了。”

    “速速备马!”李涛果断道,耽误那么久,漂亮老娘肯定要又哭又闹了。

    更何况,他都能猜到这次是所为何事了。

    回头和文馨芳交换个眼神,瞬间心意相通。

    随即翻身上马,一夹马腹,胯下骏马一嘶长鸣,继而肆意狂奔起来。

    外人都以为齐王养尊处优地只坐马车,但实际上,策马奔腾,潇潇洒洒这种出风头的本事,李涛又岂会放过?

    小昭和秋香也弃车骑马,紧随其后。

    唯有宋壮调转马头,直奔齐王府复命。

    天空忽地下起了大雨。

    雨打在芭蕉叶上,声声清脆,连绵不绝。

    看着李涛离去的背影,文馨芳不由想起,当年王爷从教坊判官的皮鞭底下救出自己的时候,也下着同样的大雨。

    王爷少年的身形从雨里走来,浑身都透着七彩霞光。

    他或许是别人眼里的傻王爷,废物王爷,却是自己生命里的救世主。

    “恭喜阁主,贺喜阁主。”

    云霓、云裳的道贺,打断了文馨芳的回忆。

    文馨芳目光落到面前这对爱徒脸上,又听云裳喜道:“阁主既已突破宗师,大仇得报之期亦当不远。云裳愿全力协助阁主……”

    结果话未说完,便被一声清脆的啪啪声打断。

    云裳愕然地捂着逐渐肿起的粉颊,俏目含泪,尽是委屈和不解。

    穿过熙熙攘攘的朱雀大街,巍峨的宫门就在眼前。

    城门楼子高达十余丈,左右城墙也有七八丈,即便宗师亲至,也难以悄无声息地逾越。

    更何况这里头不知潜藏多少侍卫高手。

    城墙虽然比记忆里高上不少,但怕死的皇帝老儿都是一样一样的。

    验过腰牌进了宫,李涛便乖乖地跟在何公公身后,不再张扬,直奔皇家内院。

    这里藏龙卧虎,每次来时,李涛都小心翼翼。

    更何况皇家内院那都是老头子的大本营,自己自打出宫开府之后,便不能随意进入。

    否则一不小心被老头子逮到由头咔嚓了,那可就冤枉大了。

    当然,冤枉大了,自己大不了可以自保跑路。

    只是漂亮老娘怕是没法子活了。

    摇头叹气地跟着何公公来到毓秀宫,只见漂亮老娘正侧躺在卧榻之上,脑门上盖着块毛巾,隐隐还冒着热气。

    “孩儿拜见母妃。”

    李涛心甘情愿地下跪,然后趁机把脑袋埋在地上,不去看漂亮老娘接下来的表演。

    一看亲儿子那五体投地的憋屈样,杨贵妃便气不打一处来。

    咬牙切齿地想要坐起身来,偏偏这个不争气的儿子正光明正大地装着看不见。

    叹了口气,杨贵妃扯掉脑门上的摆设,坐起身来,扶住孕肚,“晴儿,你把我刚刚做的点心拿点过来,还有桂花酿。”